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出嫁(二)

番外之出嫁(二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红盖头下的阿娇红了脸颊。

    眼前一片红色,垂着眼,也只能看到三尺之内的地面。耳力倒是格外灵敏。

    独属于周梁的沉稳脚步声响起,很快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玥姐儿和孙柔对视一笑,识趣地起身退出新房。

    阿娇心跳如擂鼓,手心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周梁似是察觉到了她的紧张,轻笑一声,声音悦耳低沉:“别怕。无人敢来闹新房,只我们两人。”

    阿奕今日一直坐镇公主府。原本跃跃欲试想进新房的少年郎们,自然偃旗息鼓,不敢再闹腾。

    阿娇脸上红意稍褪。

    然后,周梁挑了盖头。

    厚重的盖头悄然滑落至地面。

    阿娇面颊发烫发红,目光却未闪躲。

    穿着大红喜服的周梁映入眼帘。俊美如玉的脸孔似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红光,眼眸如天上的星辰一般熠熠闪亮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清晰地映出她泛红的面颊和明亮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阿娇,”周梁轻轻地喊着她的闺名:“饿不饿?”

    阿娇轻轻咬了咬嘴唇,点点头。

    出宫前吃过一些点心,这半日来滴水未进,早就饥肠辘辘。

    周梁从未见过阿娇这般温柔娇怯的模样,低低一笑,柔声说道:“阿娇,我们已经成亲了。你是我的妻子,我是你的夫婿。以后,我们要朝夕相对,做一对恩爱夫妻。在我面前,你无需约束自己,更不必拘谨。想说什么便说什么,想做什么便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阿娇抬起眼眸:“你这般纵着我,就不怕我骄纵成性,压得你抬不起头来么?”

    目中露出熟悉的飞扬神采。

    周梁心尖微酥,低声笑道:“我心甘情愿,甘之如饴。”

    阿娇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梁拉起她的手,坐到桌边。又亲自去厨房端了饭菜来。热腾腾的梗米粥,精致的面点,还有几道精美冒着热气的菜肴。一看便知是提前便备好的。

    “我来喂你。”周梁舀起一勺热粥,递至阿娇唇边。

    周梁这般温存体贴,令阿娇最后一丝忐忑也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甜蜜喜悦。

    阿娇张口喝了粥,心里暖融融热乎乎。

    心已属君,身亦属君。

    红烛摇曳,燃至天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府,谦哥儿书房里的烛火也一夜未熄。

    姚若竹放心不下,三番五次欲起身去劝慰儿子,都被罗霆拦了下来:“让他一个人安静待着。你劝得越多,他心中越难受。此时放不下,总有放下的一日。”

    姚若竹红了眼圈:“你说得倒是轻巧!我这个当娘的,哪里能坐视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阿娇今日成亲,下个月阿奕大婚。然后便是虎头闵达朗哥儿他们。俊哥儿的婚期也定在年底。数来数去,如今便只剩下谦哥儿亲事未定。”

    “他如今也有十七岁,不算小了。可我每次一和他提起亲事,他便左顾言它,不肯接话茬。再这般蹉跎下去,该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簌簌落泪。

    罗霆深悔自己失言,忙搂住泪流不止的爱妻,柔声哄道:“都是我这个当爹的不是,没有好好管教儿子。你别急别恼,我明日便训斥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姚若竹哽咽道:“训斥他做什么?他和你一样,天生便是痴情种。时隔两年,也未忘了阿娇。情之所至,难以自制罢了!”

    罗霆:“……”

    罗霆反应极快,立刻说道:“我当年蹉跎几年,后来还不是遇到了你?由此可见,姻缘俱是前生注定。我们的谦哥儿,日后也一定会遇到两情相悦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听着倒是入耳。

    姚若竹眼泪渐止,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椒房殿里的萧诩和顾莞宁夫妻,也同样一夜未曾好眠。

    顾莞宁口中说得坦然,心里何尝不惦记阿娇?

    捧在手中,如珠似宝的养大。一朝出嫁,便如心头肉被生生剜走一块。

    隔日清晨,夫妻两个俱是一脸黯淡。

    顾莞宁特意穿了鲜亮的红色宫装,略施脂粉,遮掩住了彻夜难眠的憔悴。萧诩身为男子,不便遮掩,索性置之不顾。

    新婚小夫妻早早进宫请安。

    周梁恭敬地磕头行礼,改口称呼父皇母后。

    萧诩看着女婿,依旧不太顺眼,淡淡地应了一声,命小贵子赏了见面礼。

    堂堂天子,出手自然不会小气。是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。尤其是那方澄泥砚,更是砚中极品。

    周梁见而心喜,对岳父不算好看的面色视若未见,恭敬地道谢:“多谢父皇。”

    阿娇仔细打量一回,关切地问道:“父皇为何今日面色不佳?莫非是昨夜没睡好?还是龙体不适?父皇可得好好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一番贴心贴肺的话,听得萧诩心情通畅,终于展颜。

    顾莞宁暗暗好笑,对着女婿周梁颇为和蔼,见面礼也格外丰厚。一出手便是一处两百多亩的田庄。

    周梁受宠若惊,连连推辞。

    顾莞宁微微笑道:“你和阿娇成了亲,便是驸马。是我们萧家姑爷。岳母给的见面礼,如何能推辞。你也不必觉得受之有愧。待阿奕娶了新妇过门,我准备的见面礼比你的更丰厚些。”

    周梁只得拱手谢恩,心头俱是暖意。

    岳母待他,实在宽厚体贴。

    岳父……算了,娶了人家的心头宝回来,便是低头示好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着众人的面,顾莞宁不便多问。待到母女私下独处,才细细打量阿娇一回。

    阿娇素来坦荡大方,此时也被看得忸怩起来:“母后,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?难道我还和昨日不一样了不成?”

    自然不一样!

    女子出嫁的娇羞喜悦,都写在脸上。一夕之间,便多了属于新嫁女子的风韵。

    “阿娇,”顾莞宁笑着轻叹:“母后只盼着你和周梁琴瑟和鸣,夫妻恩爱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份贵重,周梁自要敬重你。只是,夫妻之间,彼此爱重才最要紧。你若一味自持身份压得他抬不起头来,时间久了,便是再恩爱,也会生出嫌隙隔阂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点拨她为妻之道。

    阿娇乖乖应了:“母后说的话,我都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