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重逢(四)

番外之重逢(四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几年前,顾莞琪以齐婉儿之名出现在定北侯府。方氏差点收她做义女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层,顾莞琪今日出现在定北侯府,也是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顾莞琪的真正身份,众人心照不宣。顾谨礼这个亲弟弟,见了顾莞琪,也只称呼一声齐姑娘。

    崔珺瑶见到“齐姑娘”之后,面上故意露出不善的表情,要笑不笑地说道:“听闻齐姑娘在边城做药材生意,和侯爷也时常见面来往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琪忍住笑出声的冲动,一本正经地解释:“民女和侯爷确实曾见过面。侯爷得知民女曾救过方三夫人,这才对我多有照拂。平日视我为妹妹一般,绝无男女之私。夫人切勿误会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又露了个释然的神情,亲热地拉起顾莞琪的手:“侯爷视你为义妹,日后你便将我当成嫂子一般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笑着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刘氏和方云秀两人对视一笑。

    太夫人看在眼中,也觉欣慰。

    萧诩登基数年,天子之位已坐稳。当年的那段旧事,便是有人生疑,也绝不敢翻出来。顾莞琪以齐婉儿的身份露于人前,再无大碍。

    “老三,”太夫人含笑发话:“你和方氏便认下这个义女吧!”

    顾莞琪一怔,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祖母慈爱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,声音柔缓:“我们顾家认下一个义女,也算不得什么大事。有了名分,日后来往也便利些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鼻头一酸,立刻跪下磕头,喊了一声祖母。

    太夫人眼角也有些湿润,展颜笑道:“傻丫头,便是再不讲究,也得摆上两席家宴,改口认亲才是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乖乖地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方氏和顾海对视一眼,心中俱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认干亲确实算不得大事。无需对外昭告宣布,自家人知道便是。

    在太夫人的授意下,当天晚上,定北侯府便摆了两席家宴。顾莞琪一一敬了茶,改口认了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这一日起,顾莞琪便在定北侯府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是和几年前一样,住在客居的院子里。每日早起给顾海方氏请安之后,便领着管事去客栈。

    方氏少不得在顾海面前嘀咕几回:“这个莞琪,如今主意可大得很。让她在府里多待着,她也不肯,每日都要去客栈。还说要趁着此次机会结识京中药材商人。好端端的姑娘家,现在倒是比男子还要忙碌。”

    抱怨中,分明透着自豪。

    顾海自然理解妻子的心思,笑着安抚道:“她想做什么,便都由她吧!难得她以女儿身,竟也闯荡出了名头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?”方氏有意无意地瞥了顾海一眼:“还有哪一家的儿郎敢娶她这般能干的女子为妻?”

    顾海闭口不语。

    方氏索性将话说开:“我知道你有心结,便是退让,也绝不允莞琪正大光明地嫁给谨言。所以,莞琪都快三十岁的人了,还梳着姑娘发式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一个虚名,就让女儿终身不嫁,无名无分的和谨言在一起。甚至连个孩子也生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值得吗?”

    顾海目光暗了一暗,看了过来:“照你这般说来,我应该给莞琪置办嫁妆,让她风风光光地和沈谨言成亲不成?”

    “私下相守,世人不知也就罢了。若行婚嫁之礼,她和沈谨言之事再也瞒不过世人。”

    “便是我们顾家不要虚名,皇上和皇后娘娘又该何以自处?”

    “你真当莞琪假死遁逃之事天衣无缝吗?她一露面,定然有人猜出是怎么回事。无人提起,悄然来往最好。和沈谨言成亲,是万万不能。”

    方氏被噎了一回,半晌没吭声。

    顾海长长叹了一声:“我也不是铁石心肠。我比谁都要心疼莞琪。只是,眼下这般,已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为了此事,方氏又哭了一场,私下对顾莞琪说道:“……莞琪,你也别怪你爹。他不是不近人情,只是,你和谨言实在不便成亲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用帕子为方氏擦拭泪痕,轻声道:“娘,你别伤心难过了。此事我早有心理准备。能和他相守,我已心满意足,岂敢奢望更多?”

    “我和谨言虽未行嫁娶之礼,却心意相通。他心里有我,我心里有他,便是无法日日相守朝夕相对,也已足够。”

    方氏怔怔地看着面容平静的女儿。

    三十岁着实不算年轻了。顾莞琪常年奔走,早已不复闺阁时的白皙娇嫩,肤色略黑,脸庞依旧俏丽妩媚。额上眼角连一丝皱纹也没有。

    看着还是和几年前差不多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她的日子确实过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娘,你放心吧!”顾莞琪似是窥破了方氏的心思,轻声笑道:“我会照顾好自己。谨言也是一样。你不必忧心。”

    方氏半晌才道:“可这么一来,你便不能怀孕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和谨言早已想过了。”顾莞琪笑着打断方氏:“我打算设一座善堂,专门收容无父无母的孩子。从中择一个聪明乖巧的女童养在身边,权当我们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便是收养,也只收养女童,不要男童。

    这是打定主意,不再延续沈家香火了。

    方氏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,幽幽叹口气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隔几日,中宫顾皇后下了口谕,召定北侯府女眷进宫觐见。

    顾莞琪身为顾海义女,也随着顾家众女眷一起进宫。

    踏进阔别数年的椒房殿,顾莞琪心中唏嘘不已,面上却未显露半分。中规中矩地和众人一起行礼。

    抬起头时,顾莞琪和坐在凤椅上的顾莞宁遥遥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刹那间,姐妹两个心头俱是一酸。

    当年一别,两人俱以为今生再无缘相见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还有重逢这一日。

    午宴过后,顾莞琪终于有机会独自见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屏退身边所有宫女,定定地凝望顾莞琪片刻,轻声喊了一声“四妹”。顾莞琪忍着眼中泪水,哽咽着喊了一声“二姐”。

    顾莞宁眼中闪过水光,走上前,拥住顾莞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