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重逢(三)

番外之重逢(三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顾莞琪进京之事,顾海夫妇当然知晓。

    方氏按捺不住,第一日便想去见顾莞琪。被顾海拦了下来:“先别急。她以行商的名义到京城来,总得先将货物处理过,才好登门。”

    方氏红着眼眶点点头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了几日,等到顾莞琪处理完大半货物,方氏才下了帖子。

    顾莞琪不欲惹人瞩目,乘着一顶软轿,从侧门进了定北侯府。一路未停,进了方氏的院子。

    母女分别数年重逢,谁也说不出话来,先抱头哭了一场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狠心的丫头,一走就是几年,也不知道回京城来。”方氏搂着顾莞琪,边哭边数落:“为娘整日惦记你,你可总算是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琪双目通红,哽咽不已:“女儿不孝!让爹娘忧心了!都是女儿不孝!”

    她哪里还有脸回京城面对亲人?

    这几年来,她只偶尔送信回来。却从未接过顾海的回信。她心知肚明,顾海对她和沈谨言一事未曾释怀。

    也因此,她一直没有勇气回京城来。

    直至今年,适逢阿娇阿奕大婚。沈谨言要回京城,她思虑犹豫几日,终于下定决心,也随着一起回京。

    便是此刻,她也没勇气抬头看亲爹一眼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顾海,一直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方氏抽抽噎噎地哭了半天,情绪终于稍稍平静下来,抬头看向顾海,语气里满是嗔怪:“你一直傻站在那儿干什么?还不快些过来,和女儿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顾海嗯了一声,脚下却动也没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琪用袖子擦了眼泪,红着眼睛走到顾海面前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爹!”

    顾海没应。

    顾莞琪眼泪吧嗒掉了下来,哭着又喊一声:“爹!”

    顾海还是没应。

    顾莞琪哭了起来,一声声喊着爹。

    顾海默默地看着泪流满面的女儿,鼻间满是酸意。张口时,声音沙哑:“别跪着了,起来吧!”

    顾莞琪自小就活泼可爱,他对女儿爱若掌珠,从来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。奈何元佑帝一道遗旨,顾莞琪被逼进宫做了贵妃。之后假死出宫,远走他乡。

    于他而言,便如生生挖了心头肉。痛不可当,却又无处可诉。

    顾莞琪和沈谨言之事,他是反对最激烈的一个。

    在顾谨行的反复劝说下,他无奈让步。此事也成了他心头无法解开的结。

    只是,他心肠再冷硬,对着满面泪水的顾莞琪,也无法再狠心不理。

    儿女都是前世的债!

    此话真是半点不假!

    “爹,”顾莞琪没有起身:“女儿不孝,令爹伤怀。女儿本无颜回京。只是,隔了数年未见,我心中实在想念爹娘。这才厚颜进京。若不是娘让人送帖子到客栈,我再无颜踏进顾家大门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已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方氏听得心如刀绞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顾莞琪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了,用力磕了一个响头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,听得人心惊。

    没等磕第二个响头,顾海便伸手拉起了顾莞琪,皱着眉头数落:“谁让你这般磕头了。额头磕得红肿,还怎么出去见人?让人瞧见了,不知要生多少口舌是非!你今年也快三十了,又不是几岁的孩子了。说话行事还是这般冲动!”

    听着熟悉的责备,顾莞琪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欢喜:“爹,你真的肯原谅女儿了么?”

    顾海板着脸孔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便是真的原谅她了!

    顾莞琪欢喜之极,泪水又簌簌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三人情绪平静下来,已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顾莞琪脸上的泪水擦得干干净净,眼眸明亮灿然,眉宇间浮上自信的神采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沈谨言,只说自己平日如何行商:“……我如今在边城里开了药材行和粮行。边军里所用的药材,十之六七都是我的药材行供给。我一个月里有二十天都要在外行走跑动,收购药材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边城开设了十几座善堂,给穷苦病患免费看诊供药。倒也落了个女善人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在边城,我的名气比大哥还要大些。”

    方氏听得满心骄傲,又心疼女儿东奔西走:“收购药材这等事,让管事们去跑就是了。你一个姑娘家,哪里经得起风霜之苦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挑眉一笑:“这算什么辛苦。我连海上也去过两回,什么样的苦没吃过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便知失言。

    果然,方氏一听这话,立刻又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顾海倒是豁达得多:“既能撑得住,便无妨。我们顾家儿郎个个英勇,顾家的女儿也同样不逊色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笑嘻嘻地问道:“爹是在夸我吗?”

    顾海斜睨她一眼:“总算没给爹丢脸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心中一热,低声道:“爹放心。不管到了什么时候,我都谨记自己是顾家的女儿,从未有一日忘怀过。”

    见顾海面色和缓,又仗着胆子加了一句:“我和谨言都会留在边关,一起助大哥守住边关。”

    听到沈谨言的名字,顾海反射性地拧了眉头。

    目光一扫,就见顾莞琪正悄然扭着手指。

    她自小就是这样,一紧张起来,便会扭手指。如今都快三十岁的人了,这个小习惯依旧未改。

    顾海到了嘴边的话,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顾莞琪这才悄然松了口气,讨好地笑了一笑:“爹做了吏部尚书之后,每日操心劳累。女儿特意带了几支百年人参回来。留着炖鸡汤,给爹补一补身体。”

    顾海心里十分受用,口中却道:“我身体好的很。便是要喝些补汤,也用不着百年人参。”

    方氏瞪了别扭的丈夫一眼:“女儿一片心意,你收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顾海这才没吭声。

    顾莞琪瞄了顾海一眼,又道:“我还带了些精心配制的养生药丸回来。每日服上一粒,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之效。”

    不用问也知道,这养生药丸定是沈谨言动手配制的,让顾莞琪带来讨他的欢心。

    顾海又哼一声,到底没拒绝。

    顾莞琪悬在半空的心稳稳地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