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重逢(二)

番外之重逢(二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久别重逢的姐弟两人,一直说至深夜。

    顾莞宁见沈谨言面有倦色,才住了口,叮嘱沈谨言好生休息,然后回了寝室。

    萧诩坐在床榻边等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睡?”顾莞宁略略有些讶然:“已经过子时了。”

    走之前,她便说过,让他先行歇下。

    萧诩笑道:“你不回来,我一个人哪里睡的着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殷勤地起身凑过来:“我来为皇后娘娘更衣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笑一声,任由他“伺候”了一回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夫妻两人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顾莞宁满心释然喜悦,眉宇舒展。萧诩静静地看了片刻,心中溢满了柔情。

    前世的顾莞宁,常年冷肃,极少展颜。这一世,她也吃足了苦头。这几年才算过得安逸舒适。

    只愿这一生,都这样度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清晨,阿娇姐弟来请安之际,见到了沈谨言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和沈谨言相处日久,感情颇深,十分欢喜地叫了舅舅。

    阿淳和这位小舅舅相处的时日也不少,他又最是嘴甜,凑上前来说话,比阿娇阿奕还显得亲热些。

    倒是小四,对沈谨言毫无印象。

    沈谨言笑道:“我带了礼物给你,也不知你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礼物谁不喜欢?

    小四眼睛一亮,立刻兴致勃勃地追问:“是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沈谨言眨眨眼,低声笑道:“是一匹白色的小马。我已让人训好了,你若是想学骑马,正合适。”

    男孩子没有不喜欢骑马的。小四自过了五岁之后,便整日闹着学骑马。可惜,顾莞宁一直不准。

    听闻沈谨言送了马给自己,小四欢喜得原地翻了两个跟头,嗷嗷喊了几声,然后跑了两圈。

    沈谨言失笑不已。

    姐姐常在信中提及小四淘气,今日算是亲眼见识。

    再见乖巧可爱的小五,沈谨言便更喜欢了。

    “小五,叫舅舅。”顾莞宁柔声哄道。

    小五略略歪着头,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“九九”,众人乐得直笑。沈谨言听得心花怒放,小心翼翼地抱起小五,再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在眼中,心里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沈谨言口中说的坦然,心里岂会不想和心爱的女子生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?只是,顾家已让步至此,再生下孩子,还有何颜面回京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至此,沈谨言在宫中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谨言回京一事,在顾莞宁的示意下,并未传开。

    每日除了陪伴顾莞宁之外,沈谨言还去找徐沧请教医术。徐沧对他从不藏私,将耗费了数年之功撰写的几册医书也给了他。

    沈谨言大喜:“师父莫非要将医书送给我?”

    徐沧瞪了他一眼:“你想得倒美。自己拿去,重新抄录一份带走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会错意的沈谨言尴尬地笑着应下。又张口道:“太医院里的医书,我也想抄一些带去边军。军中军医虽然不少,医术精湛的却不多。我想让他们多研读医书,提高医术。”

    徐沧赞许地看了他一眼:“这倒是个好想法。”

    他们师徒投契,性情脾气也有相投之处。并不是那等敝帚自珍之人。

    沈谨言见徐沧也赞成,颇为高兴:“不瞒师父。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。军中有一百多个军医,其中医术好的不多。大多数只会治些普通的伤病。真遇到疑难杂症,便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边军,总有人生病。我一个人便是日夜不息,也忙不过来。所以,我便动了念头,每隔一段时日,将军中的军医们集中起来,读医术研究药方,互相学习。”

    一开始当然不易。

    人都有私心。学别人的拿手绝活无所谓,轮到自己要传授独门医术了,便百般不情愿。

    对此事,沈谨言也没别的法子,只能以身作则,徐徐图之。希望以自己的行动,来感化一众军医。

    两年下来,倒也有了些收获。

    沈谨言毫无保留倾囊相授的行为,令人动容。潜移默化之下,也有部分军医肯将自己的独门秘技诉之于口。

    沈谨言此次回京,不仅是为了阿娇阿奕的亲事,还有一个重要目的,便是想将太医院里的医书带一部分去边军。

    “你能这么想这么做,不愧是我徐沧的高徒!”徐沧满目赞许:“我撰写医书,是为了将自己这一身医术传出去。希望后人能从医书中学到更多的医术医理药方。”

    “太医院里的医书,你尽管抄录。待你离京之日,再带几车药材去。我那里还有许多调制配好的药丸,你都带走。”

    得了徐沧首肯后,沈谨言心中大喜,每日埋头抄医书。

    顾莞宁得知此事后,既觉欣慰,又心疼沈谨言辛苦。派了几个识字的内侍,帮着沈谨言一起抄医书。

    沈谨言每日忙得脚不沾地无暇抬头,心情却一日好过一日。

    直至接到了顾莞琪派人送来的信,沈谨言才惊觉时间过得飞快。一转眼竟是半个月过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琪进京的动静,比沈谨言大得多。

    沈谨言只身回京,悄然进宫。知晓他回京的人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顾莞琪带了几艘货物到京城,人先在客栈里安顿下来。几船的货物停靠在码头处。

    这几年顾莞琪来回奔波,于生意之道已十分熟稔精通。此次带到京城来的,一半是药材,另一半则是从边城收购来的各类皮毛。诸如狐狸皮貂皮之类,应有尽有。还有数十张完好无损的虎皮熊皮。

    这等上好的皮毛,在边城是常见之物,收来的时候价格不高。运到京城,售价却十分高昂,利润之高,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顾莞琪放出风声去,很快便有商贾登门求购。

    顾莞琪身边有几个精明能干的管事,自己已经很少出面谈生意。几船货,不出几日,便卖了大半。

    定北侯府方夫人的请帖,也送到了客栈。

    顾莞琪看着请帖上熟悉的字迹,心中一阵酸楚,泪水在眼眶里滚了一回,很快又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,伺候我沐浴更衣。”顾莞琪低声吩咐:“我要去定北侯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