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重逢(一)

番外之重逢(一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沈谨言今年已有二十七岁,正值男子成熟之龄。

    他和生父沈谦相貌肖似,气质却截然不同。清俊的脸孔沉稳镇定,再无半丝青涩。举手投足间,从容不迫,气度出众。

    见到顾莞宁的那一刻,沈谨言的沉稳镇定立刻抛到脑后,快步上前,喊了一声“姐姐”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也露出欢喜之色:“阿言,你怎么忽然回来了?也不让人送个信回来。这一路上可平稳?你几年都未回过京城了,既是回来了,便安心留下,等阿娇阿奕成亲了再回边军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喜怒不行于色,极少有这般激动说个不停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谨言也难以抑制心里的激动,连连点头应道:“我为了阿娇阿奕的亲事特意回京。至少待上三个月再离京回边军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让人送信回京,是想给姐姐一个惊喜!”

    可不是惊喜么?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笑了起来,眼中闪出喜悦的光芒。

    姐弟分别数年重逢,有数不尽的话要说。

    被忽略在一旁的萧诩颇为体贴,笑着说道:“阿言风尘仆仆,定然疲惫。先在椒房殿里安顿下来,沐浴更衣,再让御膳房送些饭菜过来,吃饱了再说话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原本不觉得饿,被萧诩这么一说,顿觉饥肠辘辘。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自责:“瞧瞧我,见面光顾着说话了。竟未想到这些。”立刻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谨言的住处每日都有宫人打扫,稍微收拾一回,便能住人。

    沈谨言沐浴后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果然精神了许多。用膳时,顾莞宁也陪在一旁。萧诩颇为识趣,并未露面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你爱吃的,多吃一些。”顾莞宁亲自夹菜,将沈谨言面前的碗堆得冒了尖。

    还当他是不解事的少年!

    沈谨言哑然失笑,却舍不得拂逆姐姐的好意,将堆在碗里的菜肴吃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然后,另一碗同样堆得满满的菜肴又到了眼前,顾莞宁含笑道:“慢慢吃,别急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谨言理所当然地吃撑了,坐着难受,索性站着说话:“大哥不能回京,让我带了贺礼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口中的大哥,指的当然是顾谨行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柔,笑着问道:“我也有几年没见到大哥了。他如今可变了模样?”

    沈谨言笑道:“任谁在军中待得久了,都会变个模样。大哥原本斯文儒雅,如今满身威严,张口便有杀伐之气。军中将士无人不服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和顾谨行也时有通信,闻言笑了起来:“大哥在信中从未提起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虚怀若谷,最是谦逊,哪里好意思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顿了顿,低声道:“如今边关比往日平静多了。不过,大哥从未有一日松懈,每日军中操练不息。这两年又着意练骑兵。我看大哥颇有荡平关外之志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微闪,笑着叹了一声:“大哥曾在信中对我透露此意。只是,萧诩不愿再无端生起战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年,朝廷没了战事,百姓安居乐业,生活富足。一旦打仗,哪里还有这般太平气象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搏后世之名,便令生灵涂炭国朝不宁,他万万不肯!”

    沈谨言顿时动容。

    历朝天子,不乏穷步黩武开拓疆土之辈。萧诩却反其道行之,只为了国泰民安百姓安稳。这份胸襟,委实令人钦佩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便将此言告诉大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:“也好。大哥练骑兵,也是好事。大秦不会主动挑起战事,但也不惧来敌进犯。”

    姐弟两个说了一回军中事。然后,顾莞宁低声笑问:“此次只你回来了吗?四妹可曾回京?”

    一提起顾莞琪,沈谨言微微面红:“为了不惹人瞩目,我先回了京城。她迟了几日出发,又带了几艘船的货物,至少也得半个月才能到京城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失笑:“四妹如今是家资万贯的女富商,到哪儿都不忘了做生意发财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以齐婉儿之名经商数年,先以海外香料之类起家,后来又在边关做了药材生意。便是顾莞宁在宫中,也听闻过这位大秦女富商的声名。

    沈谨言的目中满是笑意:“这几年,军中所需的药材,有一半来自她的药材行。她还在边城里设了十几座善堂药堂,没钱治病的百姓都有了去处。如今,她在边关名声赫赫,是出了名的大善人。便是大哥,也比不得她名声响亮。”

    谁能想到,当日那个隐姓埋名远走他乡的顾家四小姐,以崭新的身份活了下来。而且活得这般恣意精彩。

    便是顾莞宁,遥想了一回顾莞琪东奔西走的生活,也生出向往之意。

    ……也只想想而已。她身为中宫皇后,膝下一堆儿女需照顾,肩负管理后宫之责,哪里脱得了身。

    “你和四妹,就不想要个孩子吗?”顾莞宁忍不住又问:“你今年二十七,四妹也快三十了。再不生孩子,日后便是想要也难了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却道:“我和她此生能相守,已是幸运。如何敢奢望更多!”

    便是今时今日,两人也未成亲。

    平日各有住处,各有忙碌之事。隔上几日,才悄然相聚一回。

    外人皆以为边军里的沈军医独身一人,顾莞琪则是边军主将顾谨行的“红颜知己”。

    顾谨行无奈之下,默默背了黑锅。少不得又将此事细细写明,免得崔珺瑶听了风声心中不喜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曾和你说过,我此生不愿再有子嗣。”沈谨言抬头看着顾莞宁,目光清亮,声音坚定:“沈家血脉至我断绝。”

    “婉儿也是一样的想法。她假死出宫,远离京城。如今犹如新生,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,便已心满意足。并无更多贪恋。”

    若生下孩子,该姓沈还是姓齐?

    太夫人顾海已经退让,成全了他们两人。能默默相守,已是最大的幸事。孩子还是不生为好。

    顾莞宁默然片刻,才轻叹一声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人生总有些遗憾,无法弥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