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周岁

番外之周岁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景佑十三年。

    这一年,萧诩登基已有十三年,国富民足,朝堂偶尔争斗波澜,却未伤及朝廷根本。

    对皇室而言,这也是喜事连连的一个好年头。

    小五周岁,之后便是公主出嫁储君大婚。瑜姐儿和朗哥儿的婚期也定在今年七八月。一连串的喜事,皆要顾莞宁亲自操持。

    小五的周岁宴,宫中设下宫宴。

    周岁宴上,最重要的便是抓周。已经满了周岁蹒跚学步的小五,在众人的瞩目和期待下,抓了一把小琴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出言夸赞。没等众人夸完,小五又扔了小琴,抓了一旁的糕点,塞进口中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忍俊不禁,各自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为了讨个好彩头,抓周之时放的俱是琴棋书墨之类,怎么忽然冒了一块糕点出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觉好笑不已,目光一扫,看到了一脸自得的小四。

    小四振振有词地说道:“妹妹玩了半天,肚子一定饿了。我特意悄悄给妹妹放了一块糕点。妹妹果然喜欢。”

    小五笑嘻嘻地继续吃糕点,嘴里含糊地喊了一声哥哥。

    小四响亮地诶了一声,顺便挺直胸膛,一脸骄傲自豪。

    顾莞宁眉眼间俱是笑意。

    众诰命夫人都是伶俐之人,立刻便笑道:“四皇子十分疼爱小公主呢!”

    “是啊!嫡亲的兄妹,血浓于水,天生亲厚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真是有福之人。”

    好听话人人爱听,顾莞宁也不例外。便是这些话里只有五分是真,听着也觉得舒心畅快。

    闵太后更是满面自豪:“阿娇姐弟五个,个个都好,世间再找不出第六个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自家孩子当然要夸一夸。不过,这也夸得太过分了吧!

    偏偏闵太后丝毫不觉得自己高调张扬,将几个孩子挨个夸赞一遍。尤其是小五,在闵太后口中,地上有天上无,举世无双,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一堆诰命夫人,纷纷点头凑趣。哄得闵太后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瞧见没有,我们两个是彻底失宠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在阿娇耳边低声嘀咕:“父皇母后整日围着妹妹,便连皇祖母也将小五挂在嘴上。”

    阿娇失笑不已:“你该不是吃小五的醋了吧!”

    阿奕斜睨阿娇一眼:“莫非你心里就半点都不吃味?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吃味难免有一点点。往日她是唯一的女儿,是父皇母后的掌中宝心头肉。现在多了软萌可爱的小五,父皇母后对她的关注便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更多的还是欢喜和庆幸。

    “再过两个月,我便要成亲,搬到公主府。”阿娇低声道:“有小五陪在父皇母后身边,我便也能安心出嫁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亲事,阿奕眉头立刻舒展开来,笑着说道:“等你出嫁,我也要成亲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娶了媳妇进门,依旧住在宫里,满心都是期待。

    阿娇一想到要离开父皇母后弟妹,住进公主府,心里总有些茫然和忐忑。

    “姐姐,哥哥,你们两个躲在这儿说什么悄悄话?”阿淳不知何时冒了出来,笑着嚷道:“快些说来,我也听上一听。”

    他今年也是十四岁的少年郎了,生得白皙俊俏,十分讨喜。

    阿奕即将成亲娶妻,一众诰命夫人将目光都落在阿淳的身上。各自思量着家中是否有适龄的女儿待嫁。

    可惜,阿淳在这方面还没开窍,压根不知道自己被“虎视眈眈”,成了众诰命夫人眼中的最佳女婿人选。

    阿娇收拾纷乱的心绪,随口笑道:“我们不过是说些闲话,有什么可听的。”

    阿淳有些不满地撇撇嘴。

    姐姐和哥哥是一胎双生的姐弟,感情亲厚,彼此无话不说。两人时常凑在一起说悄悄话,总将他这个亲弟弟撇在一旁。

    下面还有淘气的弟弟和乖巧的妹妹。

    他不偏不巧地排行第三。

    若不撒娇卖乖争宠,父皇母后心里哪里还有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热闹的抓周礼之后,便是宫宴。

    直至傍晚,众人才一一告退离去。

    顾莞宁忙碌了大半日,颇有些疲倦。阿娇十分体贴,领走了闹腾的阿淳和小四,耳边才算清净下来。

    奶娘抱走了小五,顾莞宁躺在床榻上小憩。迷迷糊糊中身侧微微一沉,熟悉的气息钻入鼻间。

    顾莞宁翻了个身,将头靠近身边人的胸膛里,睡得十分香甜。

    萧诩扬起嘴角,目光温柔地落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过了三十之后,顾莞宁美丽明媚依旧,眼角边也悄然有了细纹。便如他,也不复少年时的风华。

    可在彼此眼中,他们永远都是当初相遇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萧诩将头靠过去,闭上眼睛,很快一同入眠。

    醒来时,天已快黑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一睁眼,便见到熟悉的脸孔正在眼前。萧诩也忙了大半日,颇为疲倦。睡得又香又沉。

    顾莞宁稍稍一动,萧诩便醒了,尚未睁眼便喊道:“阿宁!”

    “你若累了,便再睡上片刻。”顾莞宁声音低柔。

    萧诩像孩子一般,竟也撒起娇来:“你陪我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不知想起了什么,脸颊微微一红,轻轻啐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萧诩咧嘴一笑:“放心,我没别的企图。就是想你陪我再躺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等话要是能信,母猪都能上树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搭理他,很快起床更衣。萧诩遗憾地叹了一声,也跟着下了床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琳琅一脸喜色地进来禀报:“启禀皇后娘娘,沈公子从边关赶回来了!”

    琳琅口中的沈公子,自然非沈谨言莫属。

    沈谨言去边关数年,平日和顾莞宁时常通信。只是,姐弟一别几年,再未见过面。顾莞宁口中不说,心里时时惦记。

    去年有孕之后,她精力不济,信便写的少了。到小五出世之后,信才又多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沈谨言竟会不声不响地悄悄回了京城。

    顾莞宁既惊又喜:“阿言人呢?”

    琳琅笑道:“正在偏殿里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快些让他进来。”顾莞宁不假思索地吩咐。

    琳琅笑吟吟地应了。

    一盏茶后,沈谨言出现在顾莞宁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