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小五(三)

番外之小五(三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小五自出生之日起,便是众人的眼中宝。

    萧诩顾莞宁疼爱不必细说。便是阿娇姐弟四个,也格外喜欢妹妹。每日一散学,便来椒房殿。

    小四以兄长自居,也不和小五较劲吃醋,对妹妹极好。常将自己喜欢的玩具送给小五。

    “妹妹,这是我最喜欢的木风车,是父皇亲手做的。给你玩!”一边说着,一边将两尺高的木风车送到小五手边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得哭笑不得,忙拦下小四:“小五还小,哪里拿得动这些。可别伤了小五。”

    小四也不生气,过了几天,又偷偷将自己最喜爱的一匣子金珠放在小五身边。自以为无人看见,压低了声音悄然道:“等你会走路了,哥哥教你玩金珠。”

    满月之后,小五眉眼渐渐长开,生得白白软软,眉眼秀气。咧着小嘴,冲小四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四喜滋滋地摸了摸小五的脸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力气又大了些。

    小五扁扁嘴,细声细气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四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尚未说什么,阿娇阿奕阿淳已经一起瞪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四一脸无辜地解释:“我只是想摸摸小五的脸。谁知道她这般娇气,碰一碰便哭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阿淳已经拎着他的衣领,将手没轻重的淘气包拎到一旁:“离小五远一点。再弄哭小五,我就揍你!”

    小四被无情的兄长一顿臭骂,心里颇为难受。像蔫了的茄子一般垂头片刻。不过,他自小心宽,很快便将这点小事扔到脑后。

    过不了片刻,又趁着众人没留意的时候,悄悄溜到了小五身边。将头凑到小五耳边,小声地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阿淳嘴上说的凶,哪里舍得真动手揍小四。来回拎着小四的衣领,也只是玩闹罢了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到底长大成人了,对两个淘气弟弟颇为包容。只在小五又被弄哭的时候,沉着脸训了小四一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五自小脾气就和兄长姐姐都不同。

    阿娇生的男儿脾气,阿奕谦和,阿淳爱撒娇粘人,小四爱跑爱闹。小五却格外乖巧,平日很少哭闹。见了谁都爱咧嘴笑。

    “这脾气像我!”萧诩厚颜无耻地将这一优点归咎到自己身上:“母后说过,我自小也是这般乖巧省心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少不得嘘了他一回。

    没曾想,过两日,闵太后竟也这般夸赞:“小五倒是和阿诩幼时一般脾气。不哭不闹,最是乖巧讨喜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太夫人以前也常这般夸赞她。

    闵太后抱着小五,越看越爱,又夸小五眉眼生的秀气,和萧诩一般模样。

    顾莞宁默默地看了眉眼肖似自己的女儿一眼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到小五百日时,太夫人进了宫。

    顾莞宁此时已养好了身子,面色红润,气色极好。

    太夫人握着顾莞宁的手,仔细打量一回,笑着说道:“我在府中,总惦记娘娘。现在总算能放下这颗心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暖融融的,低声笑道:“我已年过三旬,是快做婆婆的人了。还劳祖母这般惦记,真是不孝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不以为意地笑了:“便是你有了孙子孙女,在祖母面前,也还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又去看小五。

    此时天气炎热,小五只穿了大红肚兜,露着白胖生生的胳膊和腿。趴在床榻上玩,听到太夫人的声音,抬头冲太夫人笑。

    太夫人爱得不行,可惜年迈无力气,不敢再抱孩子。便坐在床榻边,用手指轻轻抚摸小五柔嫩的脸孔。

    小五伸出小手,将太夫人的手指抱在手中,送到口中吮吸。

    太夫人乐得直笑:“小五和你幼时真是一般模样。眉眼生得像,便是这乖巧讨喜的性子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瞄了闵太后一眼。

    闵太后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五在众人的宠爱下,很快长大。

    三个月会翻身,六个月会坐,待到十个月的时候,便到处爬。口中时常咿咿呀呀,谁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父母眼中,自己的孩子总是天底下最好的。萧诩和顾莞宁也不例外,口中时常夸赞小五聪慧。

    其实,真正比较起来,小五远不及阿娇早慧。阿娇十个月的时候,已经会喊爹娘了。

    只是,小五生得秀气可爱,又最爱笑。一笑时便露出几颗小小的乳牙,让人心尖都被萌化了。

    阿娇还叹过一回:“要不,我再迟两年出嫁吧!我实在舍不得小五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听得好笑不已:“胡闹!婚期已经定在四月,如何能更改。你过了年十八,周梁比你年长四岁,已经二十二了。再拖延下去,实在不像样子。”

    阿娇年长,要先出嫁。

    阿奕的婚期则定在了五月。

    “母后,你别听阿娇胡说。”阿奕毫不留情地揭了阿娇的底:“她早已急着想成亲了!”

    阿娇也不害臊,笑着反击:“我哪里比得上你着急。为了见蕙妹妹一面,便连宝哥儿的洗三礼都要去。也不怕人耻笑!”

    罗芷萱怀胎十月,在年前生下一个男婴。乳名宝哥儿。

    宝哥儿洗三礼的时候,阿奕以未来姐夫的身份亲自前去,“顺便”见了蕙姐儿一回。更可耻的是,之后便常以探望小舅子的理由去傅家。

    阿奕也不脸红,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我去岳家探望小舅子,谁敢耻笑我?”

    阿娇和阿奕斗嘴是常事,从不影响姐弟之间的深厚感情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满是笑意:“你们两个都别急。再等上几个月,便都令你们如愿!你们两个年龄都不小了,待成亲后,便早些报喜信来。我还等着做祖母呢!”

    阿娇阿奕一起红了脸,也不斗嘴吵闹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耳根这才清净些。再去看小五,就见她已爬到了自己身边,扯着衣裙送入口中。口水濡湿了一片衣角。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,抱起小五,张口数落:“衣裙怎么能塞到口中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小五听懂了没有,冲着顾莞宁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。顺便又凑了过来,在顾莞宁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