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定亲(三)

番外之定亲(三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顾家丁家一片欢腾热闹。

    宫中的碧瑶宫,依然冷清幽静。

    吴妈妈一整日心神不宁,手中的绣花针已戳了十几回手指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又戳中了!

    十指连心,小小的绣花针,戳进手指里,只冒了个血珠,却疼得钻心。吴妈妈不敢发出声音,唯恐惊扰了正练字的玥姐儿。

    玥姐儿早已听见了,搁下笔,走了过来。握起吴妈妈的手指看了一回,轻声嗔怪:“吴妈妈也不小心些,手指都快被戳烂了。”

    吴妈妈讪讪一笑,想缩回手。却被玥姐儿抓住手指,从匣子里取出上好的药膏,细细地涂抹了一遍。又寻了干净的纱布来,将手指裹好。

    半点都没嫌弃她年迈眼花。

    便如女儿待亲娘一般,细心体贴周到。

    吴妈妈感动的红了眼眶:“郡主,奴婢何德何能,哪里值得郡主这般对待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抬起眼,轻声说道:“我自出生之日起,便是吴妈妈精心照料。这些年来,也只有你一直伴在我身边。我们虽是主仆,在我心里,一直将你当成亲娘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会为你养老送终,自会好生待你。”

    吴妈妈哪里还忍得住,立刻搂着玥姐儿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玥姐儿年幼时便胆小爱哭,经的事多了,性子倒是慢慢改了。已很少在人前落泪。

    见吴妈妈哭得起劲,玥姐儿伸手轻拍吴妈妈后背,柔声安慰:“我们的日子越来越安逸舒适,还有什么可哭的?”

    吴妈妈哽咽道:“今日是上元节。皇后娘娘下了凤旨为定北侯世子赐婚……郡主,这里没有别人,只有奴婢陪着你。你想哭便哭一回吧!别总憋在心里。奴婢看着,心里实在难受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沉默片刻,才淡淡道:“迟早会有这一天的。”

    她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在听到这个消息时,她笔尖停顿片刻,坏了一张字。之后,很快恢复平静,继续练字。

    倒是吴妈妈,一心为她不平,这一日做绣活不知戳了多少遍手指。

    吴妈妈边哭边道:“眼见着一个个都定了亲事,便是明瑜郡主也有了归宿。等上一两年便能出嫁。你是年龄最大的一个,比阿娇公主还要大上一岁。过了年便有十八了。再不定亲,以后便是想嫁,也没有适龄的少年郎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郡主总说一辈子不嫁人,要永远留在宫中。可这碧瑶宫里这般冷清,待奴婢老了走了,谁还能陪着郡主?”

    “奴婢求求郡主了,趁着此时年华正好,去椒房殿求娘娘挑一门亲事。早日嫁出宫吧!日后生个一儿半女的,陪在身边也好。”

    这世上,全心全意为她着想的,也只有吴妈妈了。

    玥姐儿心中一阵酸楚,轻轻搂了吴妈妈。到底不忍再说什么终生不嫁之类的话伤吴妈妈的心,敷衍着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妈妈却当了真,立刻不哭了,用袖子擦了眼泪:“郡主打算什么时候去椒房殿?”

    玥姐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玥姐儿哭笑不得,无奈之下,随口忽悠:“皇伯母即将临盆,现在我哪有脸去求亲事。总得等皇伯母生了孩子做完月子,再去不迟。”

    吴妈妈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,玥姐儿在书房外又遇见了俊哥儿。

    玥姐儿隔着三米远,福了一福:“听闻崔小姐才貌双全,恭喜俊表弟,和崔小姐定下亲事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心头一阵涩意,拱手应道:“多谢玥表姐。”

    然后,两人再无别的话,各自转身进了上书房。

    有缘之人,被月老牵了红线,携手白头。

    如瑜姐儿闵达,又如朗哥儿孙柔。

    无缘之人,偶有交集,很快背道而驰,愈行愈远。

    便如俊哥儿玥姐儿。

    还有的人,心上人别有怀抱,心中黯然神伤,偏偏不肯表露出来。硬是装着若无其事,每日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便如谦哥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虎头定了亲事之后,心情欢快。

    他和谦哥儿素来交好,私下独处时,少不得要说起自己的未婚妻:“……定了亲之后,我悄悄写了信,买了一支发钗,派人送到孟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孟妹妹没有回信,却亲手做了一双袜子,让人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伸出脚,语气中满是炫耀和骄傲:“我今日便穿上了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谦哥儿忍着心酸和揍人的冲动,张口应道:“未来表嫂倒是心灵手巧。”

    名门闺秀们琴棋书画样样出众,擅长女红的却少见。阿娇更是从不沾针线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?”虎头越说越起劲:“往日我最喜欢阿娇表姐。觉得她聪慧能干,又霸气又威风。现在才知道,我对阿娇表姐是钦佩爱戴,和喜欢一个女孩子的心情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了孟妹妹第一回,便牵肠挂肚,整日想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喜欢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搓一搓手臂,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:“得了,你的一片真心,留着表嫂过门后慢慢和她说吧!就别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虎头被取笑了也不恼,看着谦哥儿,认真地说道:“谦表弟,我知道你一直没放下阿娇表姐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阿娇表姐和周梁情投意合,早已定下亲事。只等着明年出嫁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该将这一层心思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自己伪装得极好,无人能窥破。

    原来,虎头一直都知道。只是体贴地没拆穿他而已。

    虎头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你还真以为自己装得天衣无缝不成!不止是我,便是俊表哥和阿奕表哥,也都清楚。大概也只有闵达那个棒槌没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会宁殿和瑜姐儿说话的闵达骤然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是谁胆敢背后骂我?!

    谦哥儿哑然片刻,才道:“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虎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:“你要是真知道,就该听你娘的话,早日定下亲事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闭上嘴,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虎头劝了一会儿,也只得闭了嘴。

    有些事,别人说的再多也没用。自己真正想开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