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定亲(一)

番外之定亲(一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朗哥儿入赘孙家一事,被好事的女眷嚼舌了一阵子。过了两个月,便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到了十月,天气凉爽。

    顾莞宁已怀胎近六个月。孕吐早已停了,胃口也渐渐恢复了些。离好吃好喝还是差的远。肚子也不若寻常妇人大。

    萧诩每日总要摸上两回,笑着哄顾莞宁:“肚子小一些,孩子个头也生得小。待临盆之际,你也少遭些罪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无奈一笑:“我倒是盼着孩子个头生得大些。只是,我胃口不好,总是吃不下。连累得肚中的小五也长不大。”

    做母亲的,一心盼着孩子好。哪里还顾得及生产临盆之痛。

    萧诩小心翼翼地搂着顾莞宁,在她额上轻轻一吻,低声道:“待生过小五之后,让徐沧开了药方,给你好好调理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有五个孩子,以后不必再生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轻嗯了一声,将头依偎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夫妻十余载,浓烈的感情未淡,又渐渐多了如亲人一般的亲情。彷如两个人拆了骨肉,重新黏在一处分做两人。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再也不可能分开。

    她曾经冷肃少言的性子,也变得温软了许多。

    顾莞宁低声自嘲:“约莫是年龄大了,我这心肠也越来越软。往日这些孩子,见了我规规矩矩不敢多嘴。如今进了椒房殿,一个个欢蹦乱跳。”

    萧诩失笑不已:“这样岂不正好!孩子们少了畏怯之心,对你便更亲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想了想,也笑了起来:“我只是感慨一回罢了。想想当年,阿奕见了我也如老鼠见了猫一样。在我面前连咳嗽都不敢。现在倒是胆子大起来了。一张口便厚着脸说想早些成亲。”

    萧诩倒是不以为意:“过了年他便十七岁,也到了想娶媳妇的时候了。待年后和傅卓夫妻两个提一提,让孩子早些成亲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却道:“我已应下罗姐姐,等蕙姐儿满了十七再娶进门来。岂能言而无信!”

    萧诩还想再说什么,顾莞宁便道:“不如让阿娇先出嫁?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诩立刻扯开儿女婚嫁这一话题:“听闻顾家要和崔家结亲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:“几个月前,大嫂便和我提过此事了。晴姐儿是崔家嫡女,德言容功样样皆出众。配俊哥儿倒也合适。只要大嫂张口,祖母定不会阻难。”

    萧诩也不再出言。心下却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于他私心而言,自是希望玥姐儿有个好归宿。奈何顾家态度坚决,半点不肯松动。玥姐儿和俊哥儿是再无可能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显然清楚萧诩在想什么,默默伸手,握住萧诩的手。

    萧诩反手握住顾莞宁的手,轻叹一声,却什么都未多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北侯府和崔府结亲的风声早已悄然传开。

    崔珺瑶在数月前便写信去了边关,得了丈夫首肯。之后,又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太夫人。

    太夫人听了之后,只道:“你是俊哥儿的亲娘,自会为他打算。此事便由你做主吧!”

    这便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崔珺瑶至此定下心来,和娘家皆通了气。只等着过了年,俊哥儿十六岁了,便定下亲事。

    崔珺瑶在俊哥儿面前并未多言。每逢俊哥儿休沐,便下帖子邀嫂子来做客。一回是凑巧,两回三回一过,俊哥儿便会意过来。

    崔珺瑶有三个嫂子,每次却只邀三舅母登门。崔晴表妹也总随着一起来……

    其中蕴含之意,已经十分明显了。

    便连阿奕,也私下问过他一回:“俊表弟,你是不是好事将近了?那位崔家表妹,到底如何?”

    俊哥儿哑然片刻,才答道:“哪有什么好事!”

    阿奕斜睨他一眼:“在我面前还装模作样!外面早就传得有鼻子有眼了。不信你问问虎头表弟谦表弟达表弟,他们谁不知道?”

    虎头谦哥儿闵达动作一致地点头。

    俊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四双好奇的目光,俊哥儿颇有些吃不消,咳嗽一声道:“我真不知道。我娘从未和我说过这些。”

    阿奕还算厚道,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闵达好奇地凑了过来:“若是你娘要给你定亲,你打算怎么办?你真的彻底放下玥表姐了吗……诶哟!疼!”

    胳膊被阿奕狠狠地拧了一把。

    阿奕瞪了这个大棒槌一眼。

    不会说话就别张口!

    闵达颇有几分委屈:“这儿又没外人,只我们五个。问一问怕什么,我们又不会外传。”

    阿奕还想瞪闵达,就听俊哥儿低声道:“殿下别怪他了。我和玥表姐……此生无缘!是我配不上她!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众少年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谦哥儿默默地递了帕子过去。

    俊哥儿用帕子擦了湿润的眼角,挤出笑容道:“谢谢你们这般关心我。放心,我早已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拍了拍俊哥儿的肩膀,叹了一声:“你想清楚便好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早已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在顾家和心爱的姑娘之间,他选了顾家。还有何资格惦记玥表姐?

    母亲一心为他,自会为他挑一门最合宜的亲事。既是如此,他便听从母亲之命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间,两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岁末这一日,定北侯府家宴颇为热闹。

    长房子嗣兴旺。崔珺瑶有两子,刘氏肚皮更争气,生了两子一女,肚中又怀了一个。三房的方云秀过门几年,也生了一子一女。

    儿孙绕膝,一个个张口喊曾祖母。

    太夫人满面含笑,心情颇佳。

    待俊哥儿执着酒杯过来,太夫人笑道:“我年龄大了,身体一日不如一日。只盼着俊哥儿早日成亲生子。能早日见着玄孙出世。”

    年龄小的几个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俊哥儿是曾孙辈里年龄最长的,也确实到了成亲之龄。

    俊哥儿嫩脸微红,张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家宴散后,崔珺瑶将俊哥儿叫到屋子里,和颜悦色地问道:“明天是新年元日,我打算进宫觐见之时,求皇后娘娘下凤旨为你和晴姐儿赐婚。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俊哥儿默然片刻,应道: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