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入赘(三)

番外之入赘(三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瑜姐儿瞪了口无遮拦的闵达一眼。

    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朗哥儿便是再喜欢柔姐儿,对入赘一事,心里总有些不自在。众人商议过了,进了会宁殿,只道喜,别的不得乱说。

    闵达倒好,一张口就戳人心窝。

    天不怕地不怕的闵达,一见瑜姐儿绷着脸,立刻向朗哥儿陪笑道歉:“对不住!我这个人,嘴上没门,随口胡咧咧惯了。你千万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朗哥儿笑了一笑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这一幕算是揭过不提。

    众人上前道喜。

    朗哥儿眉眼含笑,一一答谢。

    平日最活泼的孙柔,今日难得含羞带怯,躲在众人身后不吭声。阿娇有意打趣她:“柔妹妹,你怎么也不说话?”

    孙柔红着脸应道:“我也不知要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众少年善意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朗哥儿心里甜丝丝美滋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都知孙柔和朗哥儿定然有话要说,有意先离开一步。

    孙柔果然独自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了名分的未婚夫妻,独处一室也不算太过失礼。

    两人俱有一肚子话要说。此时真的四目相对,又都莫名地羞怯起来。相隔五米远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朗哥儿才鼓起勇气迈步上前,走到一米之外站定:“柔妹妹。”

    孙柔在一众伴读里年龄最小,人人都叫她柔妹妹。便是朗哥儿,平日见面也这般喊她。可不知为何,今日听到这一声,竟面红耳赤,心跳急促紊乱。

    朗哥儿看着俏脸通红的孙柔,心中一阵酥软,声音又低又柔:“柔妹妹,我真没想到,我竟有和你定亲的一日。”

    “自知道此事后,我每一晚都未睡好,一闭上眼,总是想着你。”

    孙柔俏脸红红地抬头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短短三个字,听得朗哥儿心中俱是甜意,又上前一步,鼓起勇气握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孙柔没有退缩,也未闪躲,一双黑溜溜的眼眸闪着灿然的光:“朗哥哥,你真的愿意入赘孙家吗?”

    朗哥儿没有回避这个问题,轻声说道:“我不想骗你。若可以,我不愿入赘。不过,因为是你,我便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韩王府谋逆犯上,我是韩王府唯一子嗣。皇伯父皇伯母仁厚,留了我一条性命。我心中一直感恩不尽。也从不敢奢望再娶妻生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小就喜欢你,只是,如今的我,如何能配得上你?所以我藏着心思,从不敢流露。便是猜到你也心悦我,也从不敢挑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今生和你无缘。万万没想到,竟有柳暗花明这一日。入赘孙家,我心甘情愿。能和你结为夫妻,更是我一生之幸!”

    孙柔听得泪水涟涟,哽咽着喊了一声朗哥哥。

    朗哥儿心潮澎湃,情难自禁,将孙柔的另一只手也攥在手心。

    他的心滚烫,手也滚烫。

    她的手被他热烘烘的手捂着,也变得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片刻,孙柔急促的心跳才稍稍平稳。

    “朗哥哥,你别担心。”孙柔轻声道:“我爹娘都是性子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我一个女儿,待我如珠如宝。舍不得我受半分委屈。当日我娘提起天振表哥时,我只哭了一回,爹娘便知我不愿意。猜出我心悦于你,竟瞒着我进了椒房殿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告诉我,皇舅母允了我们两个的亲事,让你入赘孙家。当时我震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是委屈了你。我爹我娘心中也有些愧疚,特意叮嘱我来见你一回。让我带话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待日后我们两个成了亲,我爹娘定会将你亲生儿子一般对待,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闲气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听得朗哥儿心里热乎乎的,似被热水熨过一般,格外妥帖。

    “我也会将你爹娘当成自己父母一般孝敬。”朗哥儿低声允诺。

    孙柔眼睛愈发亮了起来,笑着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而笑。

    空气中流淌着甜腻的味道,将一双少年男女包围,久久未散。

    “柔妹妹,我若惹你不高兴,你会不会休了我?”朗哥儿忽地冒出一句。显见对闵达之前的玩笑之语颇为介怀。

    孙柔扑哧一声笑了起来:“闵大哥随口说笑,你怎么还放在心上了?”

    朗哥儿俊脸微红,却不依不饶地追问:“你先答我,到底会不会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。”孙柔眼中盛满笑意:“我这么喜欢你,哪里舍得休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觉得此言好笑,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世间以男子为尊,女子成亲后,也要以夫为天,事事遵从夫婿的心意。轮到她这儿,却颠倒过来,换做朗哥儿“嫁进”孙家。日后便是生了孩子,也随她的姓氏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还真是愉快的很。

    朗哥儿又追问道:“你真的对萧天振半点无意?”

    孙柔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往日可没见他这么小心眼!

    孙柔瞪了他一眼,娇嗔道:“我若想嫁天振表哥,当日只需点点头就是了。哪里还轮得到你!”

    朗哥儿立刻露出个温顺的表情:“是是是,是我善嫉多舌。”

    孙柔被逗得咯咯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朗哥儿也咧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,透过厚实的门板,传进了站在门外的林茹雪耳中。

    林茹雪本欲上前敲门,听闻门内笑声,眉眼顿时柔和几分。在原地站了片刻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未婚小夫妻难得独处,一定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她还是别打扰了。

    林茹雪索性去了傅妍那儿说话。

    傅妍笑着打趣:“瞧瞧你满面喜色,气色可比前些日子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最大的一桩心事没了,自是心情舒畅喜上眉梢。常年堆积的阴郁之色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林茹雪笑道:“你不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傅妍笑了起来:“当日你允给瑜姐儿的嫁妆,如今我可不能要了。还是留着给朗哥儿吧!”

    身为赘婿,便是空身住进孙家也无妨。

    不过,林茹雪自不愿儿子被人耻笑,心中已有盘算。闻言歉然一笑:“我留下一半便是。其余的照旧给瑜姐儿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