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入赘(二)

番外之入赘(二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姐弟两个,去了椒房殿后,便从顾莞宁口中得知朗哥儿和柔姐儿的亲事。一时间,也是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朗堂弟终于如愿以偿。”阿奕显然早知道朗哥儿的心意,此时满心为朗哥儿高兴。

    阿娇也笑道:“柔妹妹也不必再满心愁绪故作欢容了。”

    入赘名声不好听之类的,姐弟两个压根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有他们在,谁敢在背地里说三道四?

    顾莞宁也微微笑了起来。这已是她能想到最周全的办法。孙家情愿,林茹雪母子乐意,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萧诩进来之际,见到的便是母子三人言笑晏晏的情形。

    顾莞这般轻松愉悦,萧诩看在眼中,也觉欣慰,笑着问道:“什么事这般高兴?”

    顾莞宁抬起眼,笑了一笑:“我今日张口保媒,促成一桩亲事,心里自是高兴。”

    萧诩讶然一笑:“你给谁做了媒?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道:“朗哥儿和柔姐儿。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朗哥儿入赘孙家,生了孩子俱随孙家姓。”顾莞宁淡淡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萧诩思虑一回,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茹雪写了信,差人送进宗人府的天牢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韩王世子俱被关在天牢里,每个月总有信来。当今天子每隔两三个月,也会亲自来探望一回。

    两人在天牢里虽然苦闷,也不至于熬不下去。

    自从瑜姐儿亲事定了之后,魏王世子去了一桩心头大事。这些日子好吃好睡,竟胖了一圈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每日憋着一口无以名状的闷气,混合着难以出口的愧疚,生生地堵在胸膛处。竟是病了一场。

    看守天牢的内侍,不敢怠慢,立刻将此时禀报给了荣庆王。荣庆王命大夫进天牢看诊,开了药。每日有人熬好药送进来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无心喝药,时常将药倒在墙角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看在眼里,也觉无奈,张口劝道:“你何苦这般折腾自己!若真的一病不起,岂不是让弟妹担心?”

    瘦了一圈的韩王世子自嘲地扯了扯嘴角:“已经落到这步田地,病死倒也无妨。林氏听了,也能稍稍解气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皱了皱眉头:“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只是,他也清楚韩王世子的心结在何处,不由得暗暗叹口气。瑜姐儿尚能出嫁,朗哥儿身为男子,哪有机会成亲娶妻……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抬眼看了过去,待看清来人,立刻说道:“弟妹派人来给你送信了。”

    来送信的内侍,正是林茹雪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原本死气沉沉毫无生气的韩王世子,一个骨碌翻身而起,眼中骤然闪出光芒:“信在哪儿?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得了,白白操心白费口舌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王世子接了信,十分高兴,迫不及待地拆开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闲着无事,便看着韩王世子看信。

    然后,就见韩王世子脸上笑意全无,面色变了又变。最后,紧紧地握着信纸,目光复杂之极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心中不免生了几分好奇,张口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深深地呼了一口气,又长长地吐了出来:“林氏做主为朗哥儿应了亲事。让朗哥儿入赘孙家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牢里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魏王世子才张口道:“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入赘,总好过终身不娶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目中满是苦涩,握着信纸的手指却慢慢松开。半晌,才叹了口气:“你说的对。我这便写一封回信让人带进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,林茹雪便收到了丈夫的回信。

    偌大的信纸上,只有短短几个字。

    一切由你做主!

    林茹雪展开信纸,看了一遍又一遍,嘴角露出一个苍凉又苦涩的笑容。这一夜,林茹雪几乎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隔日早晨,林茹雪早早起床,梳洗穿戴整齐,又特意施了脂粉,看着倒比往日多了几分艳色。

    刚用完早膳,傅妍便笑吟吟地来了,张口就道恭喜。

    林茹雪打起精神笑道:“我也没料到还有这么一桩喜事等着朗哥儿,昨日高兴得一夜都没睡呢!”

    傅妍十分善解人意,绝口不提入赘两个字,只笑着夸道:“柔姐儿生得美貌,又伶俐可爱。这么好的姑娘,配朗哥儿正合适。”

    林茹雪眉头舒展,抿唇笑道:“可不是么?我看着柔姐儿长大,对她再没有半分不满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朗哥儿心里一直喜欢柔姐儿,只从未吭声。如今心愿得偿,心里不知有多欢喜。”

    傅妍笑道: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心里也觉庆幸欢喜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低声道:“成了亲,朗哥儿便能名正言顺地出宫。孙武夫妻都是和善之人,绝不会令朗哥儿受委屈,定会将朗哥儿当成自己儿子一般。你就放宽心吧!”

    林茹雪笑着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什么也不及朗哥儿的幸福重要!

    便是丈夫心中不满,对她生出怨怼,也无妨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月后,孙家接了赐婚的凤旨。

    此事一传开,顿时惹来众人瞩目。和孙家交好的亲眷,纷纷登门道喜。其中总有些牙尖嘴利刻薄之人,说些酸溜溜的话。

    好性子的佳阳县主笑盈盈地听着,既不动气也不发怒,只笑着说道:“皇后娘娘仁善,我们夫妻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说闲话的立刻闭了嘴。

    这门亲事是皇后娘娘亲自做媒赐婚。她们在这儿说三道四,万一传进顾皇后耳中,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荣安王听闻此事后,捋着胡须,半晌才道:“柔姐儿不必出嫁,能住在孙家,倒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萧天振颇为颓丧,背地里哭了一回,便也将此事搁下。

    林茹雪也领着朗哥儿接了凤旨。

    第二日中午,阿娇阿奕一众少年男女便进了会宁殿。

    孙柔竟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孙柔面颊亮晶晶的,眼中闪着愉悦的光芒。

    朗哥儿遥遥看了过去,和孙柔四目对视,然后,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闵达哈哈笑了两声,上前用力一拍朗哥儿肩膀:“以后可得好好待孙妹妹。不然,孙妹妹随时都能休了你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