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孙柔(二)

番外之孙柔(二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阿奕再好,也已心有所属。”佳阳县主急急说道:“他和瑜姐儿情意深厚,再容不下别人。你可别犯傻!”

    孙武接了话茬:“是啊!但凭他千好万好,也不能枉动心思。”

    孙柔满心愁绪,颇为无力地解释:“我一直将他当成兄长,从未有过男女之情。”

    不是阿奕?

    还会是谁?

    佳阳县主眼睛一亮:“莫非你心悦俊哥儿?”又叹一声:“顾家门第太高,只怕我们高攀不起。再者,定北侯夫人有意娘家侄女崔晴,怕是很快就要定下亲事。”

    京城就这么大,各府消息动静,瞒不过人。

    孙柔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看来也不是俊哥儿。

    孙武想了一回道:“虎头和谦哥儿也是极好的。他们都未定下亲事。你中意哪一个,我厚颜请人去问一问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结亲一事,都由男方主动。女方主动相询,总有些掉价的意味。不过,这些和女儿的终生幸福一比,统统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爹娘都这般宠着她纵容她!

    孙柔忍不住又哭了:“爹,娘,你们就别问了。我……我自知不该枉动心思。亲事便由爹娘做主!”

    佳阳县主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孙武也皱了眉头。

    夫妻对视一眼,俱都看到彼此眼里的沉重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孙柔心悦的少年,不是他们所说的一个。那便只剩下一个……最不该动心思的那一个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柔哭了许久,才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留下夫妻两个默默相对无语。

    半晌,孙武才长叹一声:“柔儿喜欢谁不好,怎么偏偏中意的是朗哥儿?”

    佳阳县主眉头也拧成了结:“瑜姐儿和闵达的亲事,一波三折,总算定下了。皇上和娘娘要放瑜姐儿出宫,不知是否肯放朗哥儿出宫?”

    孙武一听话音,顿知佳阳县主心意,颇不赞成:“便是肯放他出宫,也不会允他娶妻生子。难道要我们的柔儿终生无子不成?”

    夫妻又沉默许久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呼出一口气:“过几日,我进宫觐见娘娘,探一探娘娘心意。或许,此事还有转机。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总得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孙武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佳阳县主这一番打算,并未告诉孙柔。

    孙柔如常进宫读书。

    五日后,佳阳县主递了帖子,进椒房殿觐见。

    因孙贤妃之故,天子对孙家也算照拂。孙武和佳阳县主又都是知情识趣之人,平日除了进宫请安之外,并未做过什么讨嫌的事。

    顾莞宁喜欢伶俐可爱的孙柔,对孙武夫妻印象也颇佳。

    “妾身给皇后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佳阳县主恭敬地行礼问安。她相貌生得好,可惜额角上有一道碍眼的疤痕。敷了厚厚的脂粉,再留些发丝遮掩,倒也不惹眼。

    顾莞宁含笑道:“免礼,赐坐。”

    佳阳县主谢恩,坐了下来。先笑着询问凤体如何。

    顾莞宁孕期已有三个多月,小腹微微隆起。整个人却颇为清瘦。闻言无奈地笑道:“倒是勉强吃得下了,挨不了一时半刻,便要吐一回。”

    佳阳县主笑道:“当日妾身怀着柔儿的时候,也是这般模样。柔儿出生之后,倒是个好性子。”

    很自然地将话题转到了孙柔身上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微闪:“柔姐儿已经及笄,也到了该说亲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佳阳县主此时进宫,十有八九是为了孙柔的亲事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瞒不过娘娘的慧眼。”佳阳县主倒也坦然:“妾身今日进宫,委实有一桩为难之事请教娘娘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冲琳琅看了一眼,琳琅立刻领着众宫女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这才继续说道:“妾身只这么一个女儿,平日千娇万宠,百依百顺。便是亲事,也想顺着她的心意。只没想到,她心里中意的竟是不该中意的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疼惜女儿,只得厚着颜面进宫来问娘娘一声。不知娘娘到底打算如何处置朗哥儿?日后朗哥儿可有机会出宫?”

    顾莞宁慧眼如炬,什么都瞒不过她。遮遮掩掩,不如坦坦荡荡直接问出口。

    果然,顾莞宁并未觉得被冒犯,反而赞许地看了佳阳县主一眼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心中暗暗松口气,满脸期待地等着。

    就听顾莞宁道:“你稍等片刻,本宫命人去会宁殿传口谕,召林氏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盏茶后。

    满心忐忑的林茹雪进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好端端地,为何顾莞宁召她前来?她日日待在会宁殿,自问从无差错。莫非是朗哥儿犯了错?

    待看到佳阳县主也在,林茹雪愈发惊疑。佳阳县主看她的眼神颇为奇怪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过,林茹雪面上颇为镇定从容,行了礼后,和佳阳县主并肩而坐。

    其实,佳阳县主此时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顾莞宁为何召林茹雪前来?

    总不会是当面询问她们是否有结亲之意吧!实在有些荒唐……

    佳阳县主万万没想到,这个荒唐的念头成了真。

    顾莞宁就这么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口:“你们可有意为朗哥儿柔姐儿结亲?”

    佳阳县主瞠目结舌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林茹雪反应更是剧烈,霍地站起身来。因用力过度,凳子咣当倒了地。这在皇后娘娘面前可是大大失仪!

    只是,此刻的林茹雪已顾不得这些。

    她忘了尊卑之别,就这么直直地看着顾莞宁,颤抖着问道:“娘娘可是在说笑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挑眉:“我这一生,从无戏言!”

    林茹雪头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她早已做好心理准备,此生朗哥儿得以苟且偷生,便已万幸,什么娶妻生子是万万不能。便是提也不能提。

    怎么也没料到,顾莞宁竟宽厚至此……

    林茹雪泪流满面而不自在,跪了下来,一个字都说不出口,只深深地磕头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也从震惊中稍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此时还有满肚子疑问,尚未问出口。

    顾莞宁似是看出了佳阳县主的顾虑,张口道:“朗哥儿成亲无妨,只是,日后生的孩子,不得姓萧,得姓孙。”

    佳阳县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茹雪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