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孙柔(一)

番外之孙柔(一)

作者:寻找失落的爱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孙柔的及笄礼办得颇为隆重热闹。

    孙家人丁单薄。便是孙贤妃在世之时,也未见风光热闹。佳阳县主嫁给孙武多年,夫妻两个恩爱和睦。对唯一的掌上明珠,更是疼宠溺爱。

    孙家没多少亲友。不过,佳阳县主出自荣安王府,嫡出庶出的兄弟姐妹颇多,平日来往频繁,今日俱都登门观礼道贺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全是冲着佳阳县主。

    孙柔在宫中读书多年,和阿娇阿奕姐弟相处融洽,颇得帝后喜爱。孙柔本人也伶俐可爱讨喜。

    今日来的女眷,着实有几个是存了结亲的心思登门。

    便连荣安王,私下也叮嘱过嫡孙萧天振:“……你和柔姐儿是嫡亲的表兄妹,情分不同旁人。若是喜欢,便求了你姑姑,将柔姐儿娶进门来做媳妇。”

    荣安王女儿颇多,对佳阳县主平平,却十分喜欢疼爱孙柔这个外孙女。早早就打了娶进门做孙媳的主意。

    萧天振今年十七岁,生得一张好皮囊,可惜文才平平,身手也平平……皇室宗亲的子孙,大多如此。自小就生在福窝里,天生的富贵命。不吃喝嫖赌沾染恶习已算出众了。

    萧天振早就恋慕活泼可人的表妹孙柔,听得祖父这般叮嘱,心中喜不自胜。今日随着亲娘冒氏一起登门观礼。一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盛装之下更显美丽的孙柔。

    礼成后,萧天振便兴冲冲地上前,笑着说道:“柔表妹,你今日真美。”

    孙柔笑了一笑:“多谢表哥盛赞。”

    萧天振接下来再说什么,孙柔便装了个羞怯不语的模样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娇等人今日也全数来了,自然没错过这一幕。

    萧天振和阿娇阿奕平辈,俱是萧家后人,只是隔了几代,血缘早就淡薄。阿娇阿奕待这个远房堂兄,远不及对孙柔亲近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好事将近了。”阿奕压低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当着众人的面毫不忌讳地献殷勤,足可见荣安王府和孙家早有结亲之意。

    阿娇眉头微微一动,下意识地瞥了不远处的朗哥儿一眼。

    朗哥儿今日也巴巴地出宫来了孙家观礼。只是,从头至尾也没机会靠近孙柔,更别提说话了……

    论相貌论才学论身手,朗哥儿样样都胜过萧天振。

    唯一不及萧天振的,便是家世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也是这一点。

    阿娇思来想去,也觉得此事无法可解,忍不住暗暗叹口气。

    瑜姐儿嫁给闵达,倒是没什么妨碍。父皇母后岂能应允朗哥儿娶妻生子传承韩王府血脉?

    朗哥儿和孙柔便是彼此有意也没用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他们两个心里也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朗哥儿目露黯然,将头转到一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观礼之人一一散去,已是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拉着孙柔的手,满面欢喜地笑道:“柔儿,从今日起,你便真正长大成人了。娘亲盼着这一天,不知盼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孙柔抿唇一笑,略略垂了头。

    满心喜悦的佳阳县主,并未留意到孙柔的异样,笑着说道:“打从过了年开始,便不时有人打听你的亲事。便是你舅母,也格外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你舅母还特意和我提了一回,想为天振提亲。待过些日子,便正式请官媒登门。我先和你透个口风,问一问你心意。”

    孙柔全身颤了一颤,俏脸微微泛白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兀自不察,又说了下去:“我和你爹商议过,这门亲事,你爹也是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轻叹一声:“我和你爹只你这么一个女儿,没能给你生个弟弟。将来我们老了,娘家没人给你撑腰。”

    “天振是你亲表哥,自小就喜欢你。娶了你过门,定会对你好。你舅舅舅母也都喜爱你,还有你外祖父给你撑腰。嫁到荣安王府去,总好过嫁到别人家。”

    佳阳县主何尝不知侄儿萧天振平庸?

    精心教养长大的女儿孙柔,冰雪聪明,俏皮伶俐,人见人爱。嫁给萧天振着实委屈了一些。

    只是,孙家人丁凋零,至这一辈更是连个男丁都没有。

    待他们夫妻老了,再无人给孙柔撑腰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嫁到荣安王府,倒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孙武也点了头。

    只等告诉孙柔一声,待她也点了头,这门亲事便算成了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正盘算着,就见孙柔飞快地抬起头来,脸上半点待嫁少女的娇羞喜悦都没有,俏脸一片苍白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心里一个咯噔:“柔儿,你这是怎么了?莫非是不愿意这门亲事?”

    孙柔咬着嘴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对女儿素来百依百顺,见孙柔一脸凄苦,忙道:“你若实在不愿,我明日就亲自回王府一趟,和你舅母说个明白。便是她心中不高兴也罢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宝贝女儿的终生幸福最重要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越是这般迁就,孙柔心里越觉难受。泪水不知何时涌出眼眶,哇啦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武在门外听到哭声,立刻推门而入。待见到孙柔满面泪水的可怜模样,顿时心疼不已,难得对妻子说了句重话:“柔儿的亲事,总得她自己点头。她若不愿,荣安王府这门亲事便作罢。”

    佳阳县主颇觉委屈:“我只和她提了几句,没曾想她就哭起来了。她若是不愿意,我还能逼着她点头不成?娘家再重,也抵不过她的终身大事重要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眼中也闪了水光。

    夫妻十余年,两人恩爱相得,从未红过脸吵过嘴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这一哭,孙武顿时慌了手脚,连连道歉赔礼:“我一时情急,说话失了分寸,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佳阳县主用帕子擦了眼泪。

    夫妻两个一起看向孙柔。

    孙柔哭声渐止,却半个字不肯多说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思虑了一回,试探着问道:“柔儿,你可是有了意中人?”

    孙柔红着眼圈,想否认,动动嘴,却一个字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佳阳县主和孙武对视一眼,一起说道:“你万万不可对阿奕殿下动心思!”

    孙柔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