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擂台

番外之擂台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哟!

    这是打擂台了啊!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。阿奕蕙姐儿走了过来,闵达和瑜姐儿也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阿娇清了清嗓子:“不如我们一起乘船游湖,吟诗作对,也有雅趣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遇事竟然想躲!这可不是我们熟悉的阿娇!

    周梁温和地笑了一笑:“乘船游湖自是要去。作画也不耽搁多少时间。满湖荷花荷叶,我和罗公子只取一景,以半个时辰为限。大家自去说话赏花,不必管我们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立刻接了话茬:“周翰林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只得无奈应了下来,心里暗暗苦笑不已。

    谦哥儿年少气盛,周梁年长几岁,平日颇为持重,怎么今日倒和谦哥儿闹起意气来了?罢了,随他们两个闹腾去!

    阿奕看热闹不嫌事大,笑着说道:“阿娇,你可别偏心。谁画得好,便亲自摘了荷花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和周梁一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双眼睛亮得逼人……

    阿娇愈发头痛,皮笑肉不笑地应了一声,一边伸手过去,用力拧了唯恐天下不乱的阿奕一把。

    阿奕吃痛,倒抽一口凉气,压低了声音道:“对亲弟弟怎么下得了这样的狠手!”

    阿娇瞪了他一眼:“谁让你火上浇油!”

    阿奕不以为意:“不过是游戏取乐,权当解闷而已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可没主动挑衅。主动张口的是周梁!

    想想也是难免。

    哪个男子能忍得了这口闷气闲气!赐婚的旨意都有了,新科状元未来驸马便是再低调,也想在心上人面前争一回颜面意气。

    阿娇先有些气闷,静心想了片刻,心里又涌起阵阵甜意。

    周梁素来内敛,私下独处时还能说几句软话,当着众人面为她争风吃醋,还是第一回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谦哥儿作画时的样子,众人都是看惯的,很自然地都看向周梁。

    周梁人高腿长,俊颜如玉,站在那儿便是不言不动,也十分好看。此时手执毛笔,目光专注,别有一番动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阿娇看在眼里,舍不得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蕙姐儿多看一眼,阿奕心里便泛酸,有意上前一步,遮住了蕙姐儿的视线。

    蕙姐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闵达就直接多了,对瑜姐儿笑道:“我们去那边赏荷。荷花比他们两个好看多了。再不成,你多看看我也行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惹得众人捧腹而笑。

    瑜姐儿也被逗乐了,落落大方地应了,和闵达去了凉亭的另一边。一边赏荷,一边低声细语。

    阿奕看在眼里,十分眼热。立刻也邀了蕙姐儿去赏荷。

    走了四个,顿时清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孙柔也在看着周梁和谦哥儿作画。只是,她心思恍惚,不一会儿就魂游天外。在别人眼中看来,却是孙柔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周梁了。

    这个“别人”,当然非朗哥儿莫属。

    朗哥儿忍了又忍,终于按捺不住,悄然凑到孙柔身边,轻轻喊了一声“柔妹妹”。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在耳边骤然响起,吓了孙柔一跳。一转头,便是朗哥儿的俊脸。孙柔不假思索地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朗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朗哥儿目中露出黯然受伤之色,勉强挤了个笑容:“对不住,吓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便退开几步。

    孙柔张张嘴,想告诉他她不是嫌弃他,更不是要避而远之。她只是……不敢靠他太近,唯恐情难自禁失态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,光天白日,众人都在,这些话怎么说得出口?

    满腔的愁绪,终究解不开。

    孙柔忍了眼泪,默默垂下头。

    朗哥儿更是心如刀割,再没了赏荷的心情。

    自闵达和瑜姐儿亲事定了之后,朗哥儿沉寂的心情便有了波澜,暗暗存了奢念。只是,这份奢望,他根本说不出口。只在心里默默地想了一回又一回。

    娘亲林茹雪心思细密,到底还是看了出来。在他面前哭了一回:“……朗哥儿,你和瑜姐儿怎能一样?你还是歇了这份心吧!至少还有个活路。若再生奢望,希冀着娶妻生子,你皇伯父岂能相容?”

    “娘什么都不求,只盼着你能安生地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冰凉的泪水流淌在娘亲的面颊上,也流进了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今日孙柔的躲避,更令他心凉。

    朗哥儿默默地再退几步,然后转过身,独自赏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娇满心都是周梁,未留意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细心的玥姐儿却看进眼中,暗暗叹了口气,走到孙柔身边,握了孙柔的手:“柔妹妹,我站得累了,你陪我一起坐着喝杯清茶如何?”

    避开总好过这般难堪相对。

    孙柔感激地看了玥姐儿一眼,轻声应了。

    玥姐儿微微一笑,携着孙柔的手去了桌边坐下,为自己和孙柔各倒了一杯茶。宫中的茶叶都是极好的,碧绿的清茶冒着香气,窜入鼻息间。

    孙柔喝了一口,心情平缓了许多,冲玥姐儿笑了一笑,轻声道谢。

    玥姐儿什么也未多说,只抿唇浅笑,悠然喝茶。

    孙柔想了一回自己,不免又想到了玥姐儿的际遇。换了是她,她能如玥姐儿这般坚强吗?

    怕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她自小就被爹娘千娇万宠着长大,比起普通闺阁少女更娇气几分。既无勇气拂逆爹娘,也舍不得让爹娘伤心。

    千般愁绪,俱化作无声的叹息,默默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谦哥儿搁了笔,心神稍定,连手也未来得及清洗,便看向周梁。

    周梁已是未来驸马,这场意气之争,他便是赢了也没什么趣味。只是,周梁主动张口,他绝不可能示弱退缩。

    比试比武,他没有信心赢过周梁。比作画,他却是半点不惧。

    周梁也停了笔,冲谦哥儿点头示意,然后笑着喊了阿娇:“阿娇,我们都已画好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!阿娇!

    喊得好生亲热!

    他自小到大,都是喊的阿娇表姐,还从未这般亲昵地叫过她的闺名。

    谦哥儿心里直冒酸水,面上却未显露,笑着说道:“是啊,阿娇表姐,你这个评判还不快些过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