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相悦(一)

番外之相悦(一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闵达干巴巴地说了一句,心中颇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自己就是个粗莽少年,哪里会讨姑娘家欢心?

    阿奕表哥最擅写情诗,俊哥儿写得一手好字,谦哥儿会作画讨阿娇欢心……算了,这个就不提了。画得再好也没用,阿娇还是选了周梁做驸马。

    正午睡的谦哥儿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,惊醒了一回。翻了个身,心里嘀咕一回。也不知是谁在背后说他的坏话。

    玥姐儿抬起眼,静静地看着闵达。

    闵达天生一张厚脸皮,从不知脸红是什么滋味。今日终于体会到了。

    先是脸上发热,然后手心发烫,很快蔓延至全身。

    就像一个煮熟的红虾一般。

    瑜姐儿看在眼里,只觉好笑。又似喝了一口蜜,从舌尖一直甜进心里。

    她和闵达自小相识,一起长大。闵达一直对她格外殷勤,她岂能不知?

    只是,当她慢慢察觉到自己的心意时,魏王府已出了事。她这个尊贵的魏王府郡主,从云端瞬间跌落尘泥。她将这份隐秘的心意,密密实实地藏好,不让任何人窥见半分。

    却未想到,山穷水尽之后,还有柳暗花明这一日。

    “闵达,”瑜姐儿轻声张口:“你待我的好,我心里都知晓。那一日我狠下心肠和你决裂,是不愿你为了我落下忤逆不孝的声名。”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入耳,闵达心里最后一丝踌躇也消散殆尽,激动雀跃着上前一步,大着胆子握住瑜姐儿的手:“瑜妹妹,只要你心里有我。我做什么事都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俏脸染上嫣红,想将手缩回来。

    闵达却握得紧紧地,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瑜姐儿只得随了他,羞涩地将头转到一侧。便是耳尖也红了。

    闵达心里热烘烘地,似有十几只兔子在心中乱窜。有意再亲近几分,又不敢过于唐突。轻声又缠绵地喊:“瑜妹妹!”

    瑜姐儿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闵达咧嘴一笑,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瑜姐儿脸上红晕更深,轻声笑嗔:“瞧你这副啥傻乎乎的样子!”

    闵达又嘿嘿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傻就傻吧!

    能得尝所愿,傻一些又何妨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片刻,闵达才张口道:“我已经求了皇后娘娘。娘娘应了我的恳求,每隔十日就来会宁殿,见你一回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也是一阵讶然欢喜:“真的么?”

    瑜姐儿的眼睛又黑又亮,生得格外好看。此时黑亮的眼眸浮着喜悦,宛如宝石一般散出熠熠光芒。

    闵达心头又是一阵火热,连连点头:“当然是真的。我哪里舍得骗你!”

    瑜姐儿禁不住他灼热的目光,略略垂了头。

    心意未曾挑破时,两人之间如隔着一层厚厚的窗纱。此时这层窗纱被揭开,袒露在彼此眼前的,是两颗年轻火热的心。

    面红耳烫,心里更烫。

    “我真想立刻就娶你过门!”闵达一高兴起来,便口没遮拦:“只可惜还得等阿娇表姐阿奕表哥成亲,才能轮到你出嫁。我也得跟着等上两年!”

    语气中满是遗憾。

    瑜姐儿却道:“我倒是想再迟些。我一出嫁,便只剩我娘一个人在宫中,孤零零的,身边连个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,黯然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闵达舍不得她这般消沉低落,张口安慰道:“这倒未必。皇上和娘娘心善仁厚,既是准你出嫁,或许将来也会放岳母出宫。”

    听到岳母两个字,瑜姐儿面上阵阵发烫,瞪了闵达一眼:“不准乱喊。这要是传出去,别人不知怎生笑你。”

    闵达傲然挺胸:“我们已有了赐婚的凤旨,便是未婚夫妻。我早些改口叫岳母,是我对岳母的一片孝心诚心。谁敢笑我!”

    瑜姐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大棒槌!

    瑜姐儿想再瞪他,又有些不舍,飞快地瞥了他一眼,轻声提醒:“你来了这么久,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闵达哪里舍得走,厚着脸皮道:“娘娘准我来看你,我多待会儿,也没人说闲话。”

    便是说他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瑜姐儿略略蹙眉:“你在外行走,总得顾些颜面。来日方长,我们相见的机会多的是。难道你每次来都要赖着不走么?”

    闵达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瑜姐儿不高兴。见她沉了脸,只得改口道:“好好好,我这便走。过些日子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抿唇一笑。

    闵达用力握了握她的手,依依不舍地松开,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奕得知闵达十日便能去看瑜姐儿一回,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傅卓夫妇对蕙姐儿管束颇紧,等闲不让她出门。便是阿娇下帖子请她进宫,三回里也只来一回。他一个月能见蕙姐儿一面,已是幸运。

    这个闵达,运气实在好得令人嫉妒!

    阿奕心中不平,在阿娇面前嘀咕了几回。

    阿娇感同身受,无奈笑道:“你也该知足了。你和蕙妹妹既能书信来往,又有见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她和周梁,自宫中分别那一日,再未见过面。

    她身在宫中。而周梁,如今进了翰林院任职。两人根本没有见面的机会。周梁身为未来驸马,行事自要格外谨慎守礼。连只字片语也不能送进宫来。

    阿娇幽然叹气的样子落进阿奕眼中。

    阿奕眼珠转了转,低声道:“要不,我们一起去求母后。将婚期提前一年。明年你我都十七,正是婚嫁之龄。”

    阿娇心微微一动,转念一想,立刻驳回:“不行!母后怀着身孕,不能打理宫务。明年春日小五出生,母后再为我们操办亲事,哪里顾得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等到后年吧!”

    “我多留在宫中两年,也能为母后分忧。”

    阿奕盘算了多日的念头,就此被打消,颇有些气闷不振。

    阿娇到底心疼亲弟,低声笑道:“我知道你是想蕙妹妹了。我多日不见,也很惦记她。宫中的荷花开的正好,过几日我便让人送帖子去傅府,请蕙妹妹来赏荷花!”

    阿奕精神一振,露齿一笑:“还是姐姐对我最好。”又出主意:“我也下帖子,请周梁一起来赏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