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好事(四)

番外之好事(四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相比起嫁女儿的心酸,定了亲事的闵家却是一派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波折,闵达的亲事总算定下了,只等着定下婚期,将瑜姐儿娶进门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妇俱松了口气,闵大爷闵大奶奶一脸喜悦。而闵达,自接了圣旨之后,便一直笑个不停,压根没停过。

    闵达恨不得立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一众好友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今日他为了在府中接凤旨,未能进宫。要见面,也得等明日才行……

    正想着,就见闵家门房管事一脸喜色匆匆走了进来,扬声道:“启禀国公爷,太子殿下公主殿下携几位公子登门道喜。”

    阿娇阿奕他们竟都来了!

    闵达心中如热水沸腾,一刻都按捺不住,立刻道:“我这就去相迎。”

    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已经一溜烟地跑了。

    “已经十六岁了,还像个野猴子一般。”承恩公张口数落,脸上的笑意却是遮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阿奕阿娇姐弟待闵达果然极好。闵达挨打,登门来探望。今日凤旨赐婚,又特意来道喜。由此可见,当日送闵达进宫读书委实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心里转着同样的念头,低声笑道:“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都是仁厚侠义心肠。便是待瑜姐儿,也如亲妹妹一般。”

    此时看来,这门亲事也有不少实在好处。

    承恩公一张老脸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恭喜达表弟得尝所愿!”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!”

    众少年见面,少不得拱手道喜。

    闵达笑得像今日便做了新郎官一般,嘴快咧到耳后。

    俊哥儿和谦哥儿看在眼中,心中颇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闵达张口说喜欢瑜姐儿以后定要娶她的时候,众人都当着笑话听。没想到,闵达竟真的如了愿!

    再想想闵达做过的事……

    算了!羡慕也没用,他们实在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这几日,你天天傻笑。原来是早就得了喜信。”虎头笑着冲闵达挤眉弄眼:“亏你忍得在!”

    闵达老实承认:“其实我早就想说了。是祖父祖母拘着不让我说。不过,现在无妨了。我已接了赐婚的凤旨。以后,瑜妹妹便是我未婚妻了。我可以去会宁殿看她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:“求求你,别笑了。”

    闵达理直气壮地反驳:“我心里高兴,笑一会儿怎么了?我就是高兴,我就是要笑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谦哥儿情不自禁地扭了扭手腕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真的好想揍这个笑得嚣张的家伙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,闵达进宫,先去慈宁宫谢了闵太后,然后又去椒房殿谢恩,顺带厚颜央求:“娘娘,如今我和瑜妹妹有了婚约,想去会宁殿看一看她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应允。

    闵达得寸进尺:“以后我每隔几日去一趟行不行?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瞥了恬不知耻的闵达一眼,淡淡道:“既定下亲事,你还有什么可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闵达老实答道:“倒是不急。只是实在想见瑜妹妹。便如阿奕表哥,自定了亲之后,想见傅妹妹实属不易。便隔三差五地写了情诗,以阿娇表姐的名义送去。我每日都能进宫,自想去见见心上人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郎有了心上人,大多羞怯不好意思说。这个闵达却半点不知害臊,坦坦荡荡地将满腹情思诉之于口。

    倒让顾莞宁不忍心拒绝。

    看着眼巴巴的闵达,顾莞宁略一思忖,便应道:“十日去一回。”

    闵达大喜过望,忙磕头谢恩:“多谢娘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冷清安静的会宁殿,今日格外热闹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闵达得了顾莞宁首肯,当日便厚着脸皮来了。

    瑜姐儿红着脸,不肯出去见闵达。傅妍索性先出去见了一回。

    没等来心上人,却等来了未来岳母。

    闵达看着高大蠢钝些,其实心思活络得很,立刻恭敬地拱手,行了晚辈礼:“小婿见过岳母。”

    傅妍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才刚定了亲事,就叫上岳母了!

    傅妍哭笑不得,张口提醒:“你和瑜姐儿尚未成亲,这一声岳母叫的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闵达诚恳地应道:“我迟早要娶瑜妹妹。迟些早些都该改口,倒不如今日就改。”

    傅妍:“……”

    嘴皮子麻溜的傅妍,看着厚颜无赖又意外讨人喜欢的未来女婿,一肚子的告诫也说不出口了。忽地笑了一笑:“罢了!你去见瑜姐儿吧!”

    还有什么可说的?

    眼前这个少年,心里眼里全是瑜姐儿。以后岂能不好生待她?

    闵达没料到这般轻易地过了岳母这一关,心中欢喜之极,拱手行礼不足以表达心意。索性跪下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傅妍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岳母看女婿,总是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她之前对闵达不甚满意,只因为没更好的选择,才勉强应了亲事。现在再看闵达,忽又觉得他真情真性,活泼讨喜。瑜姐儿嫁了给他,以后定能过得称心如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瑜姐儿倚窗而立,侧脸秀雅而美丽。

    闵达站在门口,痴痴凝望,忽地没了勇气再迈步。

    之前几日,他一味地沉浸在心意得偿的喜悦中。却未想过,她到底想不想嫁他……那一日她冷漠的表情和冰冷的话语,已经击溃了他的信心。

    瑜姐儿略略转过头,对他笑了一笑:“你为何不进来?”

    笑颜如花,眉眼间是熟悉的柔和。

    闵达所有的迟疑踌躇不翼而飞,激动又欢喜地迈步进了屋子,走到瑜姐儿面前站定:“瑜妹妹,你……你当日说再也不想见我,是一时气话,不是真的吧!”

    提起那一日的情形,瑜姐儿也有些难为情,又不愿张口解释,故意说道:“你来都来了,难道我真撵你出去不成!”

    语气又轻又软。

    和往日总有些微妙的不同。

    闵达心中一酥,只觉得全身都轻飘绵软起来,天生的洪亮嗓门,此时竟也压得低沉柔和:“瑜妹妹,我以后一定会待你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