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好事(三)

番外之好事(三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宗人府。

    天牢终日阴暗。便是白日里,也得点着油灯。

    被关在天牢数年,有再多的骄傲,也被漫长的岁月磨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来手谈一盘。”韩王世子顶着乱蓬蓬的长发胡须,没了半点阴柔女气,隔着栅栏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被关在相邻的天牢里,从未受过刑罚,一日三餐虽简单也能果腹。天子还特意命人送了些笔墨书本和一副围棋来。

    闷着无事,两人便时常隔着栅栏下棋。

    如今两人身上已去了铁链,只双脚双手之间各有一条细长的铁链,行立坐卧都没什么妨碍。

    棋盘今日摆在魏王世子这一侧,韩王世子要隔着栅栏放棋子,手伸得再长也有不及之处。索性张口,让魏王世子代为摆放棋子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韩王世子便输了一盘,面色不愉的哼了一声:“再来一盘。这次你得让我三个子。”

    别说三个子,便是让五个七个,他也赢不了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抬头瞥了好强争胜的韩王世子一眼,默默收了棋子,重新再来一盘。

    左右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万幸他们还能彼此相伴。若是孤零零地被关在此处,无人说话解闷,根本熬不下去。

    天牢外忽地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两人动作俱是一顿,一起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未至饭点,是谁来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的是一个内侍,年约三旬,眉眼寻常。

    待看清来人,韩王世子心里一阵失望。这个内侍姓陶,每隔一两个月,傅妍便会打发陶公公送信来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神色激动,霍然起身走到铁栏边。双手双脚一阵哗啦啦的铁链响声:“可是傅氏让你送了信来?”

    在暗无天日的天牢里,收到妻儿的来信,于他们而言便是天大的喜事了。

    陶公公恭敬地应道:“是。”然后,从袖中拿出信,送至魏王世子手中:“世子妃请世子立刻看了信,然后让奴才带个口信回去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眉头动了一动,立刻拆了信,匆匆看了起来。看至一半,面色颇为难看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看在眼里,也觉好奇,恨不得将脖子也伸过来看上一看:“喂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两人“同甘共苦”,如今都是阶下囚,彼此也没什么可隐瞒的。魏王世子淡淡说道:“闵家小子要求娶瑜姐儿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张淘气的男童脸孔。

    两人被关进天牢时,孩子们还未长大。在两人的印象中,闵达还是那个上蹿下跳性情浮躁的淘气小子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对瑜姐儿爱如掌珠,如何能舍得将爱女许给闵达?

    只是,傅妍在信中说的明明白白。错过这一桩,瑜姐儿日后再难有更好的亲事。

    都是他这个亲爹,连累了女儿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沉默许久,才张口道:“你替我传口信给傅氏,便说一切由她做主。”

    陶公公恭敬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待陶公公离开后,韩王世子才哼了一声:“白白便宜了闵家小子!”若不是魏王府败落,瑜姐儿这朵娇贵的鲜花万万不会落到闵家那个泥坑里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无心说话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发了几句牢骚,又想起了朗哥儿,一时心潮难平。

    闵家到底是国公府,门庭显赫。闵达也算年少才俊,勉强算是一坨不算差的牛粪。瑜姐儿有了归宿,总能了却一桩心头事。

    而他的朗哥儿,今生怕是连娶妻生子都不可能……

    韩王世子心里一阵酸楚,也没了心情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中宫顾皇后亲自下凤旨,为闵达和瑜姐儿赐婚。

    瑜姐儿在会宁殿里接了凤旨,眉眼间浮着淡淡的喜悦,神色还算平静。倒是亲娘傅妍,比她这个当事人还要激动,喜极而泣,不时用帕子擦拭眼角。

    林茹雪闻讯赶来道喜:“好事多磨,此话不假。瑜姐儿和闵三公子总算有缘。”

    傅妍展颜笑道:“是啊,亲事定下,我这颗心便也彻底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林茹雪不免想到自己的儿子,黯然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傅妍何等敏锐,立刻窥出了林茹雪的心思,低声道:“你也别太灰心。皇上和娘娘这般宽厚,或许朗哥儿之事也有转机。”

    便是再宽厚,也不可能令朗哥儿为韩王府传承子嗣。

    林茹雪心中沉重,不欲多说,随意点点头,很快转移话题:“不知瑜姐儿何时出嫁?”

    傅妍笑道:“亲事既已定下,婚期倒不必着急。总得等阿娇出了嫁,才能轮到瑜姐儿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至少也得是两年后了。

    林茹雪含笑应道:“如此也好。瑜姐儿也能多陪你两年。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傅妍神色柔和,眉眼间俱是喜意。

    瑜姐儿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林茹雪又笑着看向瑜姐儿:“瑜姐儿,你亲事已定,接下来该安心备嫁了。我那儿收着几箱子上好的毛料,几十匹衣料,还有一些金银玉器首饰,都留着给你添妆。到时候,瑜姐儿带着几十台嫁妆,风风光光地嫁到闵家去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一惊,还未说话,傅妍已抢着说道:“这如何使得!这些都是你当年的嫁妆,留着傍身才是。如何能给瑜姐儿?”

    魏王府韩王府俱被封。她们两个留在身边的,也只有自己的嫁妆了。

    林茹雪淡淡一笑:“钱财乃身外之物,难道还能带到地下不成。这是我做婶娘的一片心意,瑜姐儿收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话语中透出的萧索,听得傅妍心头泛酸不已。

    两人相依相伴数年,早已把年少时争强好胜的心都歇了,彼此情意深厚。

    傅妍自然清楚林茹雪的心事。

    朗哥儿成亲无望,后继无人。留着好东西也无用。索性给了瑜姐儿。

    “瑜姐儿,快谢过你婶娘。”傅妍不再推拒,轻声吩咐。

    瑜姐儿端端正正地行礼道谢。

    林茹雪微微一笑,轻抚瑜姐儿的发丝:“好孩子。日后嫁得良人,也别忘了你娘。时常进宫来看一看她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想也不想地应了。

    傅妍鼻间微酸,眼眶湿润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