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成长(一)

番外之成长(一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瑜姐儿一走,闵达也如失了魂魄一般,

    众人看着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尤其是身为过来人的俊哥儿谦哥儿,不约而同地张口安慰:“你别太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就见闵达转过身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少女含泪,惹人怜惜。闵达哭起来却如闷声打雷一般,实在让人难以生出怜惜之意。

    几人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阿娇等人走了过来。一见闵达这副模样,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阿娇皱眉问道:“好端端地,为何闵表弟在这儿哭起来了?”

    阿奕压低声音,迅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阿娇听了之后,也是一声无奈轻叹。然后上前安抚几句:“闵表弟,你先别哭了。这里人来人往,你在此地哭也太惹眼了。被人看在眼中,不免又要传出风言风语。瑜堂妹又要怪你了。”

    闵达不哭了,用袖子擦了脸上的眼泪,沙哑着声音道:“嗯,我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低声对阿奕道:“阿奕表哥,我要回家去。下午你替我向太傅告假吧!”

    阿奕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闵达冲众人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然后垂着头走了。脚下似有千斤,每一步都格外沉重凝滞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闵达失魂落魄的背影,心里俱觉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闵达从来都是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何曾像此刻这般颓唐过?

    阿奕低声道:“阿娇,你和瑜堂妹最是交好。不如你独自去会宁殿一趟,探一探她的心意如何?”

    也好。

    阿娇点点头。

    别人去会宁殿总得先去椒房殿禀报一声。唯有阿娇,可以“先斩后奏”,不必禀报去也无妨,顾莞宁总舍不得张口训斥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宁殿。

    “瑜姐儿,你刚才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顾莞宁已默许瑜姐儿朗哥儿出入会宁殿。不过,他们两人依旧每日待在会宁殿,极少踏出殿门。

    傅妍听闻瑜姐儿出去一回,不免惊诧,自要问上一问。

    瑜姐儿先不肯说,被问得急了,才吐露实情:“我去了上书房。让闵达以后别再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傅妍: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妍定定地看着瑜姐儿。

    瑜姐儿没有闪躲,直直地回视。

    僵持了片刻,傅妍终于无奈叹了口气:“傻丫头!闵家的家事,和你有什么关系?便是闵达落了忤逆不孝的名声,闵家被闹得天翻地覆,也怪不到你头上来。你何苦自责?还巴巴地跑去上书房,当众令闵达难堪!”

    “闵达不知你心意,必会以为你真的嫌弃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男孩子都无长性。过了这一阵,心便彻底凉了下来。闵家再为他定亲,他或许便会半推半就应下了。到那时候,你便是后悔也迟了。”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,满面倔强的瑜姐儿便红了眼眶。泪珠在眼里直打转,却未掉落:“这样最好。总之,我从未想过要嫁他。”

    傅妍心中一酸,默默上前,搂住瑜姐儿:“你这丫头,看着娴雅知礼,犯起倔劲来,倒是和萧家子孙一般模样!”

    瑜姐儿用力咬了咬嘴唇,不让自己落泪:“我本就姓萧,脾气随了父亲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傅妍想到被关在天牢里的丈夫,心中一阵凄然。

    半晌,才轻抚瑜姐儿发丝:“罢了,闵家百般不愿,你和闵达无缘,强求不来。事已至此,便将他抛在脑后。待过两年,我替你去椒房殿,求皇后娘娘恩典,为你另许一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必找高门大户,普通官家子弟,读书懂礼,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却道:“我不嫁人,我要一直陪在娘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尽说傻话。”傅妍眼里泛起水光,声音却愈发柔和:“我这辈子已没了指望。你才十几岁,好日子长着呢!不嫁人怎么成?”

    瑜姐儿抬起头:“我若嫁人出宫,你怎么办?会宁殿这般冷清孤寂,你一个人如何熬得住?娘,我谁也不嫁,永远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傅妍鼻子一酸,泪水骤然滑落。

    瑜姐儿倒是冷静下来,用手为亲娘擦拭眼泪:“娘,有今时今日,我已知足了。你别哭,我也不哭。我们一起安生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傅妍心中愈发酸楚难当,靠在瑜姐儿怀中,肩膀不停耸动。

    十五岁的瑜姐儿身量修长,已比她这个亲娘高了。不知不觉中,女儿竟已长大成人,成了她的支柱和依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哭了片刻,傅妍情绪稍平,正要说话,便有宫女来禀报,阿娇公主来了。

    傅妍略略一怔,很快反应过来,立刻用帕子擦了眼泪,和瑜姐儿一起相迎。

    阿娇照例行了晚辈礼:“见过婶娘。”

    对傅妍泛红的眼眶视若不见,半字不提。

    傅妍打起精神说道:“你是来找瑜姐儿的吧!你们两个小辈说话,我也不留下碍眼了,这就去找林氏说话。”

    待傅妍走后,阿娇才仔细打量瑜姐儿。

    瑜姐儿眼眶也微微泛红,神色却镇定平静,冲阿娇笑了一笑:“阿娇堂姐,你不用担心我。我已想得清楚明白。与其这般闹腾不休,倒不如早日了断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闵家嫡孙,一直最受长辈疼爱器重。如今却为了我出言顶撞长辈,离家出逃不归,还干出了拦下周尚书的鲁莽举动。落下忤逆不孝的名声。我如何忍心?”

    “既是没缘分,也不必再见面了,免得徒惹伤心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什么都别劝我了。我意已决,再不会更改!”

    阿娇满肚子的话,此时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,阿娇才低声道:“瑜堂妹,你我一起长大,和亲姐妹也没什么两样。阿奕会护着你,我也同样护着你,不愿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只是,有些事,他们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便连闵太后,也不便插手闵家之事。何况是他们姐弟?

    瑜姐儿目中含泪,然后,微微笑了起来:“阿娇堂姐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初萌芽的情意,尚未恣意生长,便被硬生生斩断。她心中岂能不痛?只是,再痛也要撑下去。

    或许这便是成长要付出的代价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