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番外之风波(二)

番外之风波(二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周尚书黑着一张脸进了宫。

    今日是大朝会。文武百官俱在金銮殿外等候,其中便有承恩公。

    周尚书冷冷地瞥了过去。

    满心闷气的承恩公,看到目光冷飕飕的周尚书时,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闵家是有和周家结亲的打算,不过,尚未来得及登门问媒。周尚书此时还不知道闵家有这一层打算才对。为何一脸不善?

    周尚书的异样,身边几个同僚都看在眼底。和周尚书交好的卢尚书,笑着问道:“周尚书今日面色不佳,不知为了何故?”

    周尚书皮笑肉不笑地应了一句:“这就得问承恩公了。”

    承恩公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承恩公心头飘过浓厚的阴云,一阵不妙的预感骤然涌来。

    周尚书还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嘴脸:“我今日一出府,便遇到了闵家的三公子。一张口便恳请我不要答应闵家的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周家和闵家从无瓜葛,周家的孙女个个精心教养,从不愁人求娶。闵三公子倒是有趣,开玩笑开到我们周家门前了。卢尚书,你说好不好笑?”

    卢尚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卢尚书尴尬地打了个哈哈,正想扯开话题,眼角余光忽地瞄到摇摇欲坠的承恩公,顿时面色一变,眼疾手快地接住了被气晕的承恩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承恩公这一昏倒,不仅惊动了百官,更惊动了临朝的天子。

    到底是亲舅舅,在宫中昏倒,萧诩自是关心。立刻命人将承恩公安置,宣召太医急救。

    承恩公一时气急攻心,两针下去,便醒了过来。只是,他再无颜面上朝面对众人。索性一直装昏,直至散朝。

    萧诩亲自来探望:“承恩公现在可好些了?”

    承恩公满面羞愧:“都是被达哥儿这个孽障气的。让皇上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周尚书今日一通怒气发作,闹得百官尽知。不知有多少人在看闵家的热闹笑话……事情闹到这一步,以后闵家还有什么脸面给闵达筹谋亲事?

    就算厚着颜面去别家提亲,人家又怎么肯应?

    承恩公怄得吐血的心都有,当着萧诩的面,却未敢多言。

    舅甥本就不甚亲近,更何况,眼前的外甥是大秦天子。他根本摆不出半点舅舅应有的架势来。

    萧诩倒是颇为温和:“达哥儿年少气盛,行事偶有不周,也不必过于介怀。周尚书也是宽厚之人,不会真因此事记恨闵家。”

    周尚书也算宽厚之人?明明就是锱铢必较小鸡肚肠!这点小事,私下说几句便罢了,偏偏要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。现在想遮也遮不住了。

    承恩公心中腹诽不已,面上唯唯诺诺地应了。

    萧诩扫了口不对心的承恩公一眼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闯了祸的闵达,颇有“死猪不怕开水烫”的悍勇,一大早便进了上书房。

    不等众人追问,便一股脑地将自己的所作所为说了出来:“……总之,我以后就在客栈住下。祖父他们一日不答应,我一日就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又颇为自得地说道:“我早上故意去周府门口闹了一出。听闻周尚书最是小心眼,肯定会找祖父算账。到时候,人人都知道我心意。便是祖父他们想替我另谋亲事,也没人肯应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少年除了拱手表示钦佩之意外,再无二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阿奕颇为厚道地提醒一句:“你就不担心日后真得娶不到媳妇?”

    闵达立刻挺直胸膛:“这有什么可担心的。我娶瑜妹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,还是什么都别说了。

    谦哥儿倒是很羡慕闵达的自信张扬敢作敢当。

    如此不顾一切的执着,便连他也觉得动容。想来,会宁殿中的瑜姐儿知道了,也一定会感动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谁也没料到,散学之际,瑜姐儿会亲自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众少年踏出书房时,一眼便看到了美丽秀雅神色略有些阴郁的少女。

    闵达最是激动,一个箭步冲上前,目光紧紧地盯着瑜姐儿:“瑜妹妹,你可是特意来找我的?”

    瑜姐儿看了他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闵达心花怒放,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。

    下一瞬,飘至云端的闵达便被重重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闵达,”瑜姐儿第一次这般认真唤他的名字,神色更是认真:“以后你别再去会宁殿了,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。以后,我们不要再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闵达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五雷轰顶,不过如此!

    闵达全身僵住,一张脸也僵硬得厉害,用力扯动也扯不出笑容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我做了这么多,只为了正大光明地娶你过门。难道你半点不感动?

    瑜姐儿仿佛未看到闵达如遭雷击的可怜模样,淡淡说道:“你口口声声心悦于我,在家中闹腾着要娶我。焉知我就愿意嫁你?”

    “别说闵家不情愿,百般阻挠。便是闵家愿意来提亲,我也不肯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周尚书在金銮殿外讥讽承恩公,承恩公一怒之下,被气得昏厥。人人皆知是因我萧明瑜之故,你这个闵家儿郎才会这般忤逆不孝。”

    “我萧明瑜担不起,也不愿承担这份罪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来找你,便是要和你说个清楚明白。从今以后,你不得在人前提及我闺名,辱我闺誉。”

    然后,看向阿奕:“奕堂兄,我无兄长,在我心中,你就像我嫡亲的兄长一般。烦请你疼惜我这一回,为我撑腰做主!闵达再有逾越之时,你便出手教训他!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看了看面如土色的闵达,再看了看神色决然的堂妹,只觉头痛无比!

    事情怎么就闹到这一步了?

    俊哥儿和玥姐儿之间的事,知晓的人寥寥无几,未起波澜。虎头早早退让,谦哥儿忍着悲伤,在人前从不失态失礼。

    闵达和瑜姐儿竟闹至要反目的地步!

    “堂兄!”瑜姐儿又轻声喊道:“你若觉得为难,便当我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阿奕只得立刻应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略略舒展眉头,郑重行礼道谢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闵达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