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三十八章 想通(一)

第七百三十八章 想通(一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太孙神色如常地回了梧桐居。

    孩子已经被哄着睡下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坐在床榻边,神色安宁地看着一双儿女。听到轻轻的推门声,微微侧过头。昏黄温暖的烛光给她明艳的脸庞增添了几分柔和,目光深幽而平静。

    太孙和她对视,心里那一丝凉意立刻被抛到了脑后,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上前来,将她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顾莞宁依偎在他的怀里,轻声问道:“父王罚你了?”

    太孙嗯了一声,简略地将刚才的对话说了一遍。语气颇为平静,丝毫不见怒气。

    顾莞宁抬起头,深深地看了太孙一眼:“你心里若是不痛快,在我面前不必强忍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生气。”太孙淡淡说道:“这点事,不值得我动怒。”

    从太子张口将顾莞宁送到静云庵的那一刻开始,他对太子仅剩的一点父子之情,也已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他不再视太子为父。对敌人,他从不会迟疑心软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再说话,只将脸颊贴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微凉的皮肤贴在一起,很快便有了温度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,悄然传进他的耳中:“今日,母妃到梧桐居来,我向她稍稍提及你和父王对立之事。母妃受了不小的冲击,很快便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太子妃,太孙的平静漠然便化作了一声轻叹:“此事迟早得让母妃知晓,也让她有些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前世母妃生病早逝,这一世,我只盼着母妃能平安康健地活下去。我要让她做尊荣的太后,安享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重活一世,她有要守护的人,他也一样。

    顾莞宁轻声道:“萧诩,我和你一起孝敬母妃。”

    太孙嗯了一声,眉头悄然舒展开来,用力地将她搂紧了一些:“今日在朝堂上,不止是我出了手,还有不少官员也张口奏请贤妃娘娘为后。将王皇后贬低得一无是处。皇祖父十分恼怒。后来听闻王皇后意欲绝食寻死,更是怒不可遏,立刻夺了孙贤妃掌管宫务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低声道:“你真以为,王皇后想寻死?”

    太孙哂然一笑:“享惯了荣华,掌惯了宫中大权,怎么可能有寻死的念头。王皇后寻死是假的,朝堂上那些上奏折贬低王皇后的官员,也是她自己的手笔。这一招以退为进,用得又狠又准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和元佑帝做了多年夫妻的王皇后!对元佑帝的性情脾气了如指掌,无人能及。一出手,便令孙贤妃灰头土脸地败退。

    “王皇后对自己尚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,孙贤妃输了也不算冤枉。”顾莞宁目中闪过冷意:“看来,皇祖父是不会再立新后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嗯了一声:“皇祖父对王皇后还有几分旧情,不会轻易再立新后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说了一回朝堂宫中之事,很快又将话题转到了回来:“你回来也有月余了,该应付的人和事也都应付得差不多了。眼下闲着无事,也该回侯府看一看祖母才是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了起来:“我们两个真是心有灵犀,想到一起去了。我正想和你说,我打算明日就带着阿娇阿奕回去小住几日。”

    太孙俯头,在她唇上温柔地流连:“住上几日就回来。阿娇阿奕的生辰就快到了。府里少不得要摆几桌酒宴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,顾莞宁去雪梅院请安之际,向太子妃禀明此事。

    太子妃笑道:“你回来这么久,也该回府看看才是。不过,阿娇阿奕的生辰就快到了,你此时带着他们回侯府,小住几日就得回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含笑应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这一夜显然没有睡好,眼下敷着厚厚的脂粉,依然遮不住青影。眼里也有些血丝。可她的精神却并不颓唐,目光比平日更明亮。

    看来,太子妃已经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颇为欣慰,口中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倒是太子妃,含蓄又隐晦地叹道:“我以后都靠着阿诩和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微笑道:“母妃放心,我们一定会好好孝敬母妃。”又笑着说道:“母妃还有阿娇和阿奕呢!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她还有一双可爱的孙子孙女。顾莞宁还这么年轻,和阿诩又十分恩爱,或许以后还会生许多孩子。

    她整日忙着含饴弄孙都忙不过来,哪里还有闲心去管太子如何。

    太子妃想着,释然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北侯府。

    崔珺瑶正陪着太夫人轻声闲话,手中抱着几个月大的俊哥儿。

    太夫人目光不时地落在曾孙的小脸上,唇角含笑,心情十分舒畅。

    紫嫣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进来,笑着禀报:“启禀太夫人,太孙妃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既惊又喜,霍然站了起来:“宁姐儿怎么忽然回来了?”竟也没提前说一声,忽然就回了府。

    崔珺瑶也笑着起身:“想来是要给祖母一个惊喜。瞧瞧,祖母现在多高兴。”

    在太夫人心里,顾莞宁就是心尖上的宝,谁也及不上。崔珺瑶早明白这一点,倒也没怎么泛酸。

    太夫人满心欢喜,出门相迎。

    刚走出正和堂,顾莞宁便已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昔日冷艳明媚的少女,如今已有十八岁,正是一个女子最美的年龄。犹如盛开的牡丹,风华无双。

    “祖母,”顾莞宁远远地喊了一声,步伐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激动之余,也快步迎了过去。还没来得及说话,顾莞宁已经扑入她的怀中,紧紧地搂着她,哽咽不已:“孙女不孝,总让祖母操心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目中闪过水光,笑着拍了拍顾莞宁的后背:“回来就好。祖母亲眼看到你安然无恙,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像个孩子一般,依偎在太夫人的怀中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急了,各自扯着顾莞宁的一只衣袖,嚷着:“娘,我也要曾外祖母抱。”

    稚嫩童真的声音,迅速驱走了太夫人心里的唏嘘伤感。

    太夫人立刻推了推顾莞宁,嗔道:“这么大的人了,还好意思撒娇。你先让开,我要抱阿娇阿奕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