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三十三章 废后(一)

第七百三十三章 废后(一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玲珑的声音又低又快。

    傅妍下意识地竖长耳朵,只隐约听到“高阳郡主”“王郡马”几个词。

    林茹雪心中也甚为好奇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都是聪明人,绝不会自讨没趣多嘴多舌。

    顾莞宁倒也没隐瞒,淡淡张口道:“玲珑听了一桩新鲜事,特意说来给我解闷。听闻高阳郡主又将王郡马抓伤了。”

    傅妍顿时来了兴致:“哦?竟有这等事!王郡马前年颜面受伤,养了几个月才出来见人。这一回不知伤在何处?”

    林茹雪随口笑道:“王郡马该不是又伤了脸吧!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顾莞宁目光微闪,悠然一笑:“而且,听说伤得颇重,怕是要破相了。”

    王璋面容俊俏,颇有才学,在京城里也是赫赫有名之人。只可惜,偏偏娶了跋扈任性又轻浮浪荡的高阳郡主,做了倒霉的郡马。

    更倒霉的是,连和离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傅妍和林茹雪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:“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漠然:“可怜之人,总有可恨之处。没人逼着王郡马去郡主府,他自己偏要去,落得这样的结果,又能怪得了谁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傅妍试探着说道:“王侍郎如今身陷天牢,也不知皇祖父会如何处置发落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俱是冷意:“王侍郎欺君在前,又意图杀我灭口。两罪并重,皇祖父自会明断。”

    傅妍口中附和几句,心里暗暗凛然。

    看顾莞宁的意思,是不会轻易放过王家了。

    林茹雪轻声道:“王家发生这么多事,气得皇祖母病倒不起。我想着,我们妯娌几个是不是该一起进宫探望皇祖母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应道:“你们去吧!我就不进宫了。免得将皇祖母气出个好歹来。”

    林茹雪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傅妍目光一闪,故作不经意地问道:“堂嫂前两日进宫,觐见皇祖父。不知皇祖父是何反应?”

    顾莞宁似笑非笑地扯起唇角:“圣心莫测,我也看不出来。你这么想知道,不如亲自去问一问皇祖父。”

    傅妍: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妍试探不成,反倒讨了个没趣,顿时有些讪讪。好在她素来是个圆滑伶俐的性子,立刻笑着给自己解围:“堂嫂就别说笑了。我哪有这个胆子。”

    很快便将话题扯回了孩子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晚上,太孙也从宫中回来了,和顾莞宁说起了高阳郡主一事。

    “……皇祖父本就对大堂姐不喜,听闻大堂姐抓伤王郡马,心中更是恼怒。打发李公公去郡主府传口谕,狠狠地训斥大堂姐一顿。让她就此禁足,不准再随意出府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秀眉微挑:“皇祖父没让王郡马和大堂姐和离?”

    太孙淡淡应道:“这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看来,元佑帝虽然愤怒,却并无彻底除掉王家的打算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。王家身为后族多年,虽然上蹿下跳,倒也没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。以元佑帝重旧情的性子,哪怕是看在王皇后的颜面上,也不会对王家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当然,王家少不了要被剥层皮就是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太孙对视一眼,彼此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太孙又低声道:“皇祖父确实有废后之意。贤妃娘娘在宫中经营多年,虽不显山露水,也不容小觑。今日又叫了父王到景秀宫,看来,对皇后之位是志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以太子的性子,必会插手此事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略皱眉:“废立皇后一事,父王不宜过问。不然,既落人话柄,又会惹来皇祖父忌惮。”

    说起太子,太孙的目光也冷了下来,缓缓说道:“身为人子,当以孝顺为先。父王要做什么,便由他吧!”

    父子两个如今连貌合神离都维持得勉强。

    太孙也无心再提点太子行事。

    天作孽尤可为,自作孽不可活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闪动,在太孙耳边低语数句。

    太孙略一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月之后,元佑帝下旨废后,做了数年中宫的王皇后,被降为妃位。

    静妃!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王皇后听到这个封号,讥讽又自嘲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静有安静之意,也有贞静恪守本分的意思。元佑帝赐了这个封号给她,不无警告之意。

    “皇上有旨,请静妃娘娘另择寝宫,明日搬出椒房殿。”李公公的语气一如往日,恭敬有加。

    王皇后木然应了。

    隔日,王皇后搬出椒房殿,住进了景阳宫。

    景阳宫和景秀宫规制相同,一般大小,只是离椒房殿远了一些,颇为清幽。

    王皇后刚搬进景阳宫,窦淑妃和孙贤妃便前来探望。

    王皇后以养病为由,将两人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孙贤妃不露声色,窦淑妃却撇撇嘴,冷笑一声:“我们两个好意来探望,她倒是摆起架子来了。真当自己还是皇后我们来巴结讨好她不成!”

    孙贤妃温言说道:“娘娘身体欠佳,后位被废,又初搬来景阳宫,心情不佳也是在所难免。我们改日再来探望。”

    哟!

    瞧这装模作样的德性!

    窦淑妃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说起来,这后位空悬,对妹妹来说倒是一桩好事。说不得妹妹日后是富贵尊荣之命,到时候可别忘了提携我一二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听出窦淑妃的讥讽之意,也不恼怒,反而叹了口气:“我和姐姐相识数十年,彼此熟悉。我的性子,姐姐也该知晓。我只盼着皇上龙体康健,宫中太太平平,太子殿下平安罢了。”

    窦淑妃心中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一张口就是皇上如何宫中如何太子如何,无非是显摆自己是太子生母。

    同为育有皇子的妃嫔,她的儿子被封了韩王,自是比孙贤妃逊色一筹。不过,她也不是毫无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千载难逢的良机,总得搏一回才甘心。

    窦淑妃收敛了讥讽之色,也换上了姐妹情深的真挚脸孔:“妹妹说的是。皇后娘娘被废了后位,宫中事务少不得要你我多操心,为皇上分忧才是。”

    呸!

    有我在,哪里还要你“操心”!

    孙贤妃心中冷笑连连,面上却欣然一笑:“正是如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