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三十一章 怨偶(一)

第七百三十一章 怨偶(一)

作者:寻找失落的爱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王璋目中闪过一丝隐忍的怒气,很快恢复如常,轻声道:“郡主,你现在尚在病中,需要静心调养,不宜动怒。”

    王璋越是宽容忍让,高阳郡主心中的怒火越是燃得旺盛,咬牙切齿地怒骂:“王璋,你在这儿假惺惺地安慰我陪着我,心里不知怎生嘲笑我。我们两个早已恩断情绝,你做出这副夫妻情深的样子是想给谁看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回王家去!我立刻就和你和离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个王家人!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最后四个字,用尽了高阳郡主所有的力气,声嘶力竭,声音响亮尖锐。几乎将人的耳膜震破。

    屋子里伺候的宫女们,悄悄对视一眼,默默退了出去,关上门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尖锐嘶厉的怒骂声,透过厚厚的门板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璋恍若未闻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紧握的拳头和手背的青筋,却透露出了他此时真正的心情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王家,他怎么会忍受这样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又是为了王家!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骂够了也骂累了,忽地神经质一般地笑了起来:“王璋,你可真能忍。一切都是为了王家!为了王家,你可以低声下气,你可以忍辱负重,哪怕是戴了多年的绿帽子,也无所谓……”

    泥人也有三分土性。

    被高阳郡主这般奚落嘲讽,王璋再也忍不下去了,霍然站起身来,俊脸铁青,目中射出憎恶的寒光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说,你能奈我何!”高阳郡主昂起头,嘴角扯出一连串轻蔑鄙夷的冷笑:“王璋,你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在打着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王家犯下欺君大罪,又意图行刺太孙妃未遂,皇祖父绝不会饶过王家。王家就要完了!你现在巴巴地到郡主府来,无非是想借助郡马的身份,想让皇祖父看在我的颜面上从轻发落王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往日不肯踏进郡主府半步,令我颜面尽失,成为众人眼中的笑话。如今倒是想起我来了。可惜已经迟了!你滚回你的王家去!”

    王璋压抑了数日的阴郁怒火,在高阳郡主阴损刻薄的话语中,再也弹压不住,冷笑着回击:“你说的没错。我确实是为了王家。不然,我凭什么要低声下去地来讨好你伺候你?若没有郡主的身份,这世上还有谁肯靠近你半步?”

    “你口口声声辱骂王家,我们王家哪里对不住你?”

    “你在郡主府里养着男宠,过得逍遥快活,全然不顾王家颜面。如果你不是楚王嫡长女,如果不是看在皇祖母的份上,王家哪里容得下你这样的儿媳!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苍白的脸孔涨满骇人的红色,目中喷出愤怒的火苗,毫不犹豫地伸手扇了王璋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啪地一声响,王璋的俊脸上多了五指印。

    王璋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,被掌掴的耻辱和心中的怒火交织在一起。他忽然再也无法忍耐下去,出口就是恶毒伤人的话:“怪不得你喜欢和内侍厮混,原来是像足了你亲娘!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高涨的怒气,骤然被尖锐的利刺戳穿,瞳孔收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脸上的血色,也在瞬间褪去。

    王璋尝到了一丝快意,口中愈发不留情:“你娘为了一个卑贱的内侍,抛下你跑到静云庵,一住就是十几年。现在又害得我们王家到了今日的地步,她就是死了,到地下也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高阳郡主吗?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一个亲娘,你以后还有什么脸进宫见皇祖父皇祖母?还有什么颜面面对众人?”

    “萧妤,你风光得意的日子已经到头了。以后只能忍气吞声夹着尾巴做人。我为了王家对你诸多忍耐,你也该知福惜福。我若是真的狠心走了,以后这郡主府就只剩你一个人。你就是死在郡主府里,皇祖父也不会皱一下眉头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木然坐着,动也未动。

    王璋心中一口郁气散了出来,正想放低身段,说些软话哄一哄高阳郡主。

    却不料,还没张口,高阳郡主已经扑了过来:“王璋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王府。

    王敏呆呆地坐在屋子里发愣。

    乳母吴妈妈领着玥姐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玥姐儿如今虚岁四岁,已有了小小的女童模样。容貌清秀,性子怯懦安静温顺,乖乖走上前行礼:“女儿给母亲请安。”

    小小的人儿,行起礼来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王敏满心阴郁烦闷,根本无暇理会玥姐儿,不耐地挥手道:“吴妈妈,先将玥姐儿带下去。”

    王氏事发,王皇后病倒,王家人遭殃。这几日,王敏心情极差。

    吴妈妈不敢吭声,忙将玥姐儿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个宫女匆匆擦肩而进,低声禀报:“启禀世子妃,王家那边送了信来。王郡马被高阳郡主所伤,被送回王家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大哥又被高阳郡主打伤了?

    王敏一惊,霍然起身:“立刻让人备车,我要回王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王敏回了王家。

    如今的王家,愁云惨淡,人人面带愁容。

    袁氏两眼通红,坐在床榻边,不停抹泪,口中不停地哽咽低语:“作孽,作孽啊!”

    王敏喊了一声母亲,走到床榻边,看到兄长王璋的惨状,心里也如刀割一般,泪水簌簌而落:“大哥!”

    王璋之前曾被高阳郡主抓伤一回,在府中养了几个月才能出去见人。这一回伤得更重。

    俊脸上一道长长的划痕,从额头划过脸孔,一直到下巴。伤痕颇深,皮肉都绽了开来。满脸血痕,看着十分可怖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被金钗之类的尖锐之物所伤。哪怕伤好了,也会留下伤疤。

    王璋这张俊脸,算是被毁了一半。

    王璋双目紧闭,不想睁眼,也不愿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个高阳郡主,实在是欺人太甚。”王敏咬牙道:“我这就去找她算账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“妹妹,”王璋木然的声音传来:“别去了。王家眼下这等光景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