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三十章 势利

第七百三十章 势利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见顾莞宁神色淡淡,有些尴尬,面上却未流露出来,歉然笑道:“我刚成亲不久,无暇去静云庵探望大嫂。本想着年后有空闲的时候去,没想到大嫂已经回来了。还望大嫂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话说得再漂亮,也掩盖不了势利的事实。

    顾莞宁随意地扯了扯唇角:“你无暇去探望,这有什么可见怪的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见顾莞宁神色冷淡,也反应过来,忍不住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不过,衡阳郡主已经成亲开府另住,回府已算是客人。倒是不便像以前那般随意呵斥数落。

    太子妃不动声色地将胳膊抽了回来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也没闲着,立刻又将阿娇阿奕叫到面前,笑吟吟地道:“阿娇,阿奕,快些叫姑姑。姑姑今日带了许多好玩的送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孩子不懂大人间的波涛暗涌,都很高兴,一起喊了姑姑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立刻命宫女将准备好的礼物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倒也有心。带来的礼物都是特意命人从市井中买来的,不算精致,胜在新奇有趣。

    阿娇和阿奕的注意力很快被吸引了过去,各自拿起一个花花绿绿的小摇鼓晃了起来。哒哒哒哒,声音喧闹,顿时将尴尬的气氛冲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又顺势坐到罗芷萱身侧,将蕙姐儿好生夸了一通。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。

    别说罗芷萱,就是顾莞宁,也未口出恶言。任由衡阳郡主自说自演热闹一通。

    太子妃不轻不重地咳嗽一声,打断了衡阳郡主的话头:“衡阳,听闻高阳病得很重。你和她比邻而居,总该登门看过她。现在她到底如何了?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略有些尴尬地应道:“堂姐病重,郡主府大门紧闭,我哪里好意思登门打扰。倒是不清楚她的近况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哂然一笑。

    之前衡阳郡主时常去高阳郡主府邸,眼看着高阳郡主遭难一蹶不振,连个面都不露。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往日倒没看出衡阳郡主是这等势利之人。

    也或许是因为她从未真正留意过衡阳郡主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听说了一些。”罗芷萱接过话茬:“听说王郡马已经住进了郡主府,日夜照顾郡主。”

    王璋和高阳郡主之前闹得夫妻反目,虽未和离,却也成了人尽皆知的笑话。没想到,高阳郡主一病,王璋倒是有情有义起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不管何时,高阳郡主都是皇家嫡长孙女,是尊贵的大秦郡主。如今王家彻底失了圣心,承恩公的爵位眼看也不保了。这种时候,王郡马自然要好好照顾高阳郡主。”

    王璋已经没有了任性的资格。

    他要保住郡马身份,才能领着王家人熬过接下来最难熬的时光。哪怕被人耻笑势利,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罗芷萱默默地回味着顾莞宁的这两句话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想到高阳郡主,既庆幸又鄙夷。

    她虽是庶出,亲娘李侧妃却是清清白白的。高阳郡主有这么一个亲娘,以后在人前哪里抬得起头来……

    话说回来,顾莞宁同样有那么一个不堪的亲娘,倒没看出有什么抬不起头的样子,还是那么清冷矜傲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心里暗暗嘀咕着,一抬眼,正好迎上顾莞宁冷然犀利的目光,陡然有些心虚起来。

    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。

    顾莞宁离京时那般急促匆忙狼狈,谁能想到这么快便回来了?早知今日,她当时真不该躲在院子里,露个面送一送顾莞宁。也好过现在厚颜来示好。

    这么待下去实在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索性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相送,太子妃神色也颇为冷淡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强撑着若无其事的笑容,待出了梧桐居后,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衡阳!往日看着还算不错,如今是愈发势利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沉着脸冷哼一声:“之前我还奇怪,怎么对我这般亲热,还特意将我拉到梧桐居来。原来是想扯着我做大旗。以后她再回来,我一定不让她到梧桐居来烦你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兀自生着闷气。

    顾莞宁反倒心平气和,笑着安抚太子妃:“母妃不必懊恼生气。捧高踩低,乃是人之常情。衡阳也是识趣之人,不至于时时回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心气未平,也没吭声,心里却打定主意,下次衡阳郡主回府,少不得要敲打她几句。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喊了阿娇阿奕过来。

    太子妃一见到宝贝孙子孙女,不快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阳郡主府。

    往日丝竹声声人来人往喧闹不绝的郡主府,如今正门紧闭,将所有窥探的目光都隔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郡主府里那些俊俏的“内侍”们也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天气已经回暖,屋子里依旧燃着炭盆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躺在精致繁复的床榻上,身上盖着柔软厚实的被褥。

    往日描眉画目美艳动人的脸孔,此时一片惨然,几乎没有了血色。整个人瘦了一圈,如同鲜花,在盛开之际陡然凋零枯萎。

    自从那一日从宫中回来,高阳郡主便是这副模样,不言不笑也不动。喂食喝水也十分勉强。

    “郡主,喝药了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温润的男子声音在耳畔响起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恍若未闻。

    坐在床榻边的青年男子,面容清俊,眉眼温和,正是郡马王璋。

    王璋舀起一勺汤药,送到高阳郡主唇边。高阳郡主下意识地张口喝下,苦涩的汤药从舌尖滑入喉咙。

    口中的苦,却不及心中的苦涩痛楚怨怼愤怒。

    她的眼前,又浮现出数日来不断重复的一幕。

    华丽宽敞的椒房殿正殿内,两具交叠而死的尸体,圆柱上惊心怵目的血迹……

    “滚!

    高阳郡主忽地坐直了身子,猛地伸手打翻王璋手中的药碗。褐色的汤药四处溅落,药碗从被褥上滚落,摔到地上,发出咣当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脸孔扭曲,喊了起来:“王璋!你给我滚!我不想看见你!”

    “我萧妤就是再落魄可怜,也无需你同情。你立刻给我滚出郡主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