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二十九章 青梅

第七百二十九章 青梅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门一开,两个小小的身影便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快些过来,见过你们干娘。”顾莞宁笑着冲儿女招手。

    认干娘一事,是私下为之,并未宣扬开来。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,顾莞宁才会让孩子叫一声干娘。也免得罗芷萱被别有用意之人抹黑说嘴。

    “干娘!”

    阿娇阿奕同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罗芷萱乐得眉开眼笑,响亮地诶了一声,伸手将阿娇阿奕搂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概是自己生了女儿的缘故,罗芷萱更喜欢唇红齿白俊俏讨喜的阿奕。阿奕也格外喜欢这个活泼明朗的干娘。

    阿娇见顾莞宁一直抱着蕙姐儿,有些吃醋了:“娘,你抱我!”

    顾莞宁故作无奈:“我怀里还抱着妹妹,没手抱你。”

    阿娇撅着小嘴不高兴,低头一看漂亮可爱的女婴,又颇是喜欢,也不闹腾了,用手指戳了戳蕙姐儿的小脸蛋,然后咯咯笑了起来:“软软的,像馒头一样。”

    阿奕立刻将头凑过来,也用手指戳蕙姐儿的小脸:“妹妹真好看,”很快补了一句:“比阿娇好看。”

    阿娇最是臭美,听不得这样的话,立刻冲阿奕瞪眼:“妹妹哪里比我好看。”

    阿奕认真地低头看一眼,又认真地看阿娇一眼:“眼睛,鼻子,嘴巴,都比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阿娇立刻生气了,扬着肉肉的小拳头,嚯嚯地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奕如今力气也不小,挨了一拳,毫不示弱地回击。姐弟两个很快闹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罗芷萱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姐弟两个,整日都这样打闹么?”罗芷萱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顾莞宁耸耸肩:“每日总要闹上几回,过上片刻就会好了。我们只当没看见,也别劝哄,免得他们两个越闹越起劲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忍住笑,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凑在一起闲话,顺便哄一哄乖巧的蕙姐儿。

    没人关注,阿娇阿奕果然闹了一会儿就消停了。姐弟两个手拉着手过来,阿娇得意地说道:“娘,阿奕说我和妹妹一样好看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看向阿奕。

    阿奕咧着嘴,冲顾莞宁眨眨眼。

    这个臭小子,这么小就会哄人高兴。

    顾莞宁失笑,也没揭穿阿奕的小心机,笑着吩咐一声:“你们两个在园子里玩闹半天,身上都是汗,去洗一洗手脸,再换一身干净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立刻道:“正好,我也要给蕙姐儿换尿布衣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孩子分别被带下去换了干净的衣服,乳母给蕙姐儿喂了奶。

    蕙姐儿吃饱了之后,格外有精神,眼睛滴溜溜地四处张望,愈发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阿奕趁着大人没注意,悄悄凑过去,亲了蕙姐儿的小脸一口。蕙姐儿咧着红润的小嘴笑着,口水从嘴角流出了一些。

    爱干净的阿奕竟也不嫌弃,用手为蕙姐儿擦了口水,然后觉得手上黏糊糊的,顺便在衣服上抹了一把。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罗芷萱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和罗芷萱面面相觑,然后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娇见状,也去亲蕙姐儿一口。一不小心,用的力气大了些,蕙姐儿扁扁小嘴,细声细气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娇!”顾莞宁嗔怪地喊了一声:“怎么将妹妹弄哭了?”

    阿娇一脸无辜:“我就亲了妹妹一口。阿奕刚才也亲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立刻道:“我没弄哭妹妹,是你弄哭的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早已心疼地抱过女儿,起身走了几圈,等蕙姐儿停了哭泣,才重新抱了过来。然后就见姐弟两个又挥舞着小拳头追逐打闹。

    而顾莞宁,一脸好笑又头痛的神情,对罗芷萱叹道:“在静云庵的时候,我天天想孩子,想得抓心挠肺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才回来几日,天天都被吵得头痛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蕙姐儿好,又乖又听话。偶尔哭闹,很快便能哄好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心里也这么想,口中却道:“我只蕙姐儿一个,你遭一次罪,生了一双儿女。我羡慕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没等互相吹捧几句,阿奕已经扯着嗓子哭了起来。哭声十分响亮,直直地钻进耳中。

    阿娇也怒气冲冲地来告状:“娘,阿奕扯了我的头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只得先哄哭啼的儿子,再哄气呼呼的女儿。还得再给孩子梳发整理衣服。总之,有孩子在身边,一刻都别想清静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玲珑来禀报:“启禀太孙妃,衡阳郡主回府探望太子妃娘娘,现在和娘娘一起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容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她离开京城去静云庵时,交好的都来送行。就连傅妍和林茹雪也都来了。衡阳郡主却一直没露面。

    只是一桩不足道的小事,由此也可看出衡阳郡主的为人品性。荣耀风光时,主动凑过来。一旦落了难,便畏缩不前,恨不得立刻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这等人,只能共富贵,不能同患难。

    不过,衡阳郡主到底是太孙的亲妹妹,这般主动过来,她这个做长嫂的,也不便避而不见。更不用说,衡阳郡主还聪明地拉上了太子妃……

    罗芷萱压低了声音道:“前段日子,衡阳郡主和高阳郡主时有来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扯了扯唇角,漫不经心地应道:“她们是堂姐妹,府邸又紧邻在一起,来往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当日王皇后有意将衡阳郡主的府邸选在高阳郡主隔壁,打的就是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也确实未“辜负”王皇后的期待,果然和高阳郡主来往密切。

    现在眼看着王家垮台,王皇后失势,高阳郡主病倒不起,衡阳郡主当然要回府和她这个长嫂再叙一叙别情。

    呵!

    确实是个聪明人。

    罗芷萱略一犹豫:“郡主来了,我还是先回避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却道:“不用了。她最多坐上片刻就会离开。你只管在这里待着。”

    正低声说着话,太子妃和衡阳郡主进来了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鲜亮衣裙满脸笑意的衡阳郡主,虚虚地扶着太子妃的胳膊,见了顾莞宁,亲热地喊了一声大嫂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地应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