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凤回巢 > 第七百二十七章 访客(二)

第七百二十七章 访客(二)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顾海从未对顾莞宁这般声色俱厉地说过话。

    虽是叔侄,到底身份不同往日。以顾莞宁的骄傲,万一心中不快,岂不是要闹得亲人失和?

    方氏听得心惊肉跳,下意识地抬头看了顾莞宁一眼。

    顾莞宁眼底的笑意也悄然隐没,神色肃然:“众人皆知沈谨言是我同母的胞弟,他如今无父无母无依无靠,我这个姐姐照顾他是理所应当之事。何来落人话柄为人诟病之说?三叔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未多虑。”顾海沉着脸道:“当日我就曾劝过你,斩草要除根。奈何你不肯听我劝说,执意要留下他的性命。结果惹来这一场祸端!”

    顾莞宁抬头看了过来:“照三叔这么说来,要想将一切祸事消弭于无形,便要痛下杀手,将一切可能造成恶果的人都杀了才是。这般行事,未免太过冷血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人之所以为人,就是因为人有感情有牵挂也有弱点。”

    “稚子无辜,父母之错,不该延续到孩子身上。阿言虽不是顾家血脉,却是我顾莞宁的弟弟。只要他安分守己,喊我一声姐姐。我就要护他一世平安。”

    顾海紧紧地盯着顾莞宁平静的脸孔:“日后若有人恶意借着他的身份来攻讦你这个太孙妃,你又待如何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道:“我身为姐姐,照顾自己的胞弟,有何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自己不会后悔?”顾海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是,”顾莞宁面不改色:“我从不为做过的决定后悔。”

    哪怕前路仍有坎坷,我依然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顾海终于沉默了。

    顾谨行直到此刻才张口:“三叔是出于一片好意。不过,此事我也赞成二妹的做法。父母之过,不该让阿言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,他一直安分地待在普济寺里,没出过普济寺半步。当日沈青岚将他接到府中,他不想连累二妹,欲自尽寻死。是殿下将他救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由此可见,他命不该绝。”

    顾海瞪了顾谨行一眼:“你说得倒是轻巧。顾家因为他们母子被连累至此,现在还要将他养在梧桐居里,日后再招来祸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谨行历练几年,颇有长进,不慌不忙地应道:“阿言的身世已经大白于天下,还能惹什么祸?”

    顾海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海被噎了一回,忍不住笑骂:“混账小子!现在竟敢顶撞我了!”

    顾谨行憨厚一笑:“我哪里敢顶撞三叔,这都是三叔教我的。遇事要有自己的主见,哪怕想法是错的,也要有张口的勇气。”

    顾海彻底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顾谨行迅速冲顾莞宁眨眨眼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一笑,心里暖融融的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顾谨行也已长大了。昔日那个青涩稚嫩的少年,如今坚毅沉稳,行事有度,足以成为定北侯府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玲珑忽地走了进来,在顾莞宁耳边低语一句。

    顾莞宁眉头微微一动,抬头看向顾海:“三叔,阿言想来见见你们。”

    顾海一愣,很快反应过来,面色冷然:“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阿言来吧!”顾谨行大着胆子打断顾海:“一别几年,我也想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,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!

    顾海又瞪了顾谨行一眼。

    方氏轻声道:“让他进来吧!大人犯的错,和他有什么关系呢?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孩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顾海轻哼一声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顾莞宁冲玲珑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玲珑退出去,很快,一个俊秀清瘦的少年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几年不见,沈谨言已经长成了少年郎。眉眼长开了一些,十分俊秀。

    顾谨行下意识地喊了一声“四弟”,话一出口,便知不妥,迅速改口:“阿言,几年没见,你长高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冲顾谨行笑了一笑:“大哥……顾大少爷也成熟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声大少爷,顾谨行莫名的有些心酸。

    往日沈谨言是侯府嫡孙,他虽年长,却得处处谦让。如今风水轮流转,他成了侯府继承人。沈谨言站在他面前,卑微地喊他顾大少爷……

    方氏最是心软,见沈谨言这般模样,忍不住站起身来,走到他面前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阿言,有些事不能怪你,你不必一直耿耿于怀。往日你叫我三婶,今日还可以叫我三婶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眼中闪出了水光,哽咽着喊了声“三婶”。

    方氏也有些哽咽,伸出手,摸了摸沈谨言的头。

    崔珺瑶一直没出声,神色间也有些松动。

    顾海却毫不动容,目光冷然地扫过沈谨言的脸孔,冷不丁地冒出一句:“你可知自己留下,会连累莞宁?”

    这话连方氏听着都觉得刺耳。

    方氏嗔怪地看了顾海一眼。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倒是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沈谨言鼓起勇气,走到顾海面前,然后跪了下来:“顾侍郎,我今日来见你,就是想将心意禀明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心疼我,执意将我留下。我也舍不得姐姐,更不愿成为姐姐的累赘。我会安分守己地待在梧桐居里,绝不给姐姐惹祸。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姐姐,不管遇到什么困境,都不能轻生,一定要好好活下去。所以,他日若因我再连累姐姐,我立刻隐姓埋名,远走他乡,永不再回京城。”

    最后几句后,说得铿锵有力,异常决绝。

    顾海神色未变,眼底的冷意悄然褪去:“你能这么想就好。也不枉顾家养你一场,更不枉母亲疼你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提起太夫人,沈谨言的泪水立刻夺眶而出。脑海中又浮现出太夫人慈爱温和的脸孔。

    祖母!

    此生我最大的愿望,便是跪在你面前,再喊你一声祖母。

    沈谨言肩膀不停耸动,哭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顾海纵是铁石心肠,此时也忍不住暗暗叹口气。

    造化弄人!

    这么好的孩子,偏偏不是顾家血脉。

    顾莞宁走上前,搀扶起沈谨言,轻声哄道:“阿言,男儿流血不流泪。你这爱哭的毛病可得改一改。”

    沈谨言哽咽着嗯了一声,胡乱擦了眼泪。